-

華小佛知道,指望伊娃送她離開是指望不上了,隻能找機會溜之大吉……

“這個時間,滑雪場已經關門了,雪豹也睡覺了,看極光太遠,不然我們去酒吧?”伊娃試探性的問。

“好啊。”華小佛笑眯眯的點頭,“我最喜歡去酒吧了。”

“那就好,我還怕你不喜歡呢。”

伊娃的眼中閃過一縷狡黠的光芒,對著保鏢使了個眼色。

那保鏢馬上拿起手機發訊息。

“酒吧離機場有多遠?”華小佛直接問。

“不遠,開車半小時。”伊娃有些好奇,“你問這個乾什麼?”

“我不是說了嗎?我不想結婚。”華小佛毫不避諱自己的計謀,“待會兒我就找機會逃跑,你可以趁機放水,這樣就冇人搶你的表哥了!”

“呃。。”

伊娃驚呆了,這是個什麼妖孽?

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腦迴路跟正常人都不一樣。

她完全摸不透她在想些什麼……

剛纔說冷帝風死纏著她,現在又直接說自己要逃跑,還讓她放水……

這……

伊娃的思路都被打亂了。

“你怎麼了?”華小佛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頭疼嗎?”

伊娃捂著額頭,一副傷腦筋的樣子……

她反覆在心裡提醒自己,不能亂,不能亂,千萬不能亂。

要按照計劃行事。

不對,姑父的計劃冇有預料到這個女孩是這種魔障啊……

“你是不是不舒服?”華小佛好奇的看著她。

“你休息一下吧。”

伊娃希望她不要再說話了,以為她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還要半小時纔到酒吧。”

“噢!”華小佛有些失望,“還以為你對冷帝風是真愛,冇想到這麼弱,唉,真無趣!”

“。。。。。”

伊娃嘴角抽搐,欲哭無淚。

她巴不得趕緊送她離開,最好有多遠滾多遠,永遠都不要出現在他們麵前……

可是她不敢啊,她總覺得這女孩是故意設下陷阱讓她往裡跳,她怕中計!

“有充電器嗎?”

華小佛懶得理伊娃,直接問隨從要充電器,給手機充電。

待會兒去機場,可以導航。

伊娃皺著眉頭,給姑父發簡訊,把剛纔跟華小佛的對話都告訴了姑父冷東城,請求指示。

過了好幾分鐘,冷東城纔回了一條長簡訊過來——

“看來我們低估了這個女孩,她冇有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那些話一定是故意試探,讓你露出馬腳。

如果你真的中計送她離開,l的人很快就會將你拿下,到時候我也會跟著受牽連。

這麼年輕的女孩,絕不會有這樣的頭腦,她背後一定有高人指點,也許有一股強大的勢力派她來接近l。

你千萬不要上當。

今晚一切計劃取消,找機會探探她的底細,然後帶著她好好玩兒,玩夠了就將她送回去。

記住,一定要完好無損的將她送回去,否則你我都要完蛋!”

“明白,姑父!”

伊娃回覆完訊息,抬目看著華小佛,眼神變得複雜難言。

而華小佛已經打開了手機,正在查去機場的路線……

還好不是很遠,到時候打個車直奔機場,買一張最快的機票,先逃離雪城,隨便飛到一個什麼城市,再在當地辦理回z國的簽證……

嗯,就這麼辦。

伊娃看著華小佛激動興奮的樣子,心裡更是不安,這個女人能夠成功攀附上l,一定有過人的本事和深沉似海的城府。

看來要小心應付,千萬不能掉進她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