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

“海城那邊的線人跟我說,風總的女兒拿著一條藍寶石項鍊去黑市拍賣,剛好我處理完了孤兒院的事情,就連夜趕到海城。

黑市的人已經鑒彆過,那是一條價值連城的藍寶石項鍊,出自於f國皇室,按照市場價,最少也值五千萬,拍賣的話價值更高……

我已經讓黑市的人聯絡那位風小姐了,她正在趕來的路上,待會兒見了麵,我要開什麼價格比較好?”

“一百萬左右。”華小佛直接說。

“啊?一百多萬會不會太坑了?”白皓感覺有些過意不去,“我知道你的用意,一個失去至親、孤立無援的女孩,如果身上有太多錢會很危險,不過,咱們是不是應該多給一點?”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華小佛非常果斷,“這種時候,如果她有太多錢,反而容易自暴自棄,相反,有一點點錢,可以顧全生活,卻又有壓力,纔會讓她奮發向上。”

“明白了。”白皓很聽話。

“把項鍊保管好,將來還給她。”華小佛叮囑。

“我就知道,我家祖宗報恩,都是不動聲色……”

白皓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調侃,卻又十分的崇敬,“你說你小小年紀,怎麼活得這麼透徹?”

“不跟你閒聊了,頭疼……”

華小佛直接掛了電話,捂著頭,趴在床上休息。

最近她總覺得疲憊又健忘,剛剛把東西放在某個地方,轉眼就忘了……

她知道,後腦的金屬碎片已經嚴重的影響到了健康,她得儘快安排手術,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她決定今晚就跟冷帝風說明離開的事,如果他不聽,她隻能直接攤牌……

正想著,外麵就傳來了諾拉的聲音:“今晚家裡要來客人,你們幾個,趕緊去廚房幫忙。”

“是。”

“你們幾個,去把客廳佈置一下。”

“是。”

諾拉正在吩咐女傭們工作,同時,醫護敲門進了華小佛的房間,恭敬的說:“寶小姐,該吃藥了。”

“嗯。”華小佛起床吃藥。

她看過了,這些外傷,西醫的治療方案都大同小異,冇有什麼問題,按照常規治療就可以。

“華小姐……”這時,諾拉帶著幾個年輕的女傭進來,還拿著幾件漂亮的裙子,“今天家裡有客人,您要不要梳妝打扮一下?我給您安排了化妝師和造型師,還有這些禮服……”

“不用了。”華小佛打了個哈切,“討厭穿這種奇奇怪怪的衣服,也不喜歡化妝、穿高跟鞋……”

“好的。”諾拉連忙讓女傭把衣服拿出去,“先生說了,一切以您的心意為準。”

“謝謝。”華小佛道了聲謝,喝光了藥,又到頭睡覺。

“華小姐,您要不要出去走走?”諾拉小心翼翼的問,“這幾天您一直待在房間裡,很悶吧?”

“不用……”

華小佛正要推辭,但轉念一想,去走走也好,瞭解一下這裡的環境,趁著一個夜深人靜的時候,悄悄逃離……

想到這裡,她連忙改口,“好啊,出去曬曬太陽。”

“好嘞,我扶您。”

諾拉連忙扶起華小佛,女傭為她披上外套,一行人擁著她下樓。

“不用這麼多人,我自己能走。”華小佛不習慣這樣的前呼後擁,“找個人給我帶路就好了,其他人去忙吧。”

諾拉連忙遣退了其他女傭,一個人陪著華小佛去花園散步。

她想要扶著華小佛,可華小佛的步伐比她還要輕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