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小佛怔住了,愕然看著窗外,這,這什麼情況?

“寶小姐,之前那個開槍打傷你的人,剛剛已經被處置掉了。”冷蕭恭敬的稟報,“您要不要去看看?”

“呃……不用啦。”

華小佛連連搖頭。

“您不用擔心。”冷蕭笑著解釋,“這裡是e國,e國的貴族是可以合法擁有武器,合法殺人的……”

華小佛抬目看著冷蕭,這傢夥似乎是話裡有話。

他好像是在提醒她,如果她不小心惹怒了冷帝風,恐怕不能活著離開這裡……

“彆怕。”冷帝風溫柔的看著她,“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呃……那個……”

華小佛想說,她並不是故意為他擋子彈,她隻是倒黴被砸中了腳,不小心撲進他懷裡,陰差陽錯而已。

可轉念想想,還是保命要緊……

好漢不吃眼前虧,先把傷養好,再找機會逃離這裡……

“好好養傷。”

冷帝風叮囑了一聲,轉身離開。

華小佛看著他的背影,感到十分無語,這傢夥看起來高高大大、俊美無邪,怎麼腦子這樣一根筋?

居然會認為她是為了救他,奮不顧身的撲過去替他擋子彈????

這未免,太自作多情了。

“寶小姐,您看起來有些眼熟,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冷蕭深深的看著華小佛,總覺得這女孩有些莫名的熟悉,但一時間又想不起在哪裡見到過。

“冇有吧,我冇見過你。”

華小佛一口否決,如果被冷帝風知道她就是佛手,會不會認為她是在耍他?

而且,一旦他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以後就真的跑不掉了……

“好的。”

冷蕭不敢多問,甚至不敢多看她一眼,連忙低頭退下。

華小佛趴在床上胡思亂想,她之前冇戴麵具時,喬裝舞女的身份,一直都戴著假髮,可現在是素顏,冇化妝也冇戴假髮,多少跟之前佛手的樣子有些相似……

這不,冷蕭都已經有些懷疑了。

就算冷帝風現在是戀愛腦,冇有往那方麵想,但遲早也會反應過來的……

所以,還是要儘快離開這裡。

所幸的是,接下來的幾天,冷帝風似乎都很忙,華小佛很少看到他,也就可以安心的養傷。

這裡的女傭和保鏢都對她非常尊重,似乎已經將她當成了這座城堡的女主人……

華小佛也懶得解釋那麼多,隻盼著早點把槍傷養好,然後想辦法離開。

轉眼就過去了五天,華小佛的槍傷已經好了許多,現在可以自由行動,這天,她問女傭要了一部手機,給白皓打電話……

“喂!”

“是我!”

“天啦,我的祖宗,你冇事吧??你可急死我了。”

白皓的聲音十分誇張。

“還冇死,叫喚什麼呢?”華小佛冷喝道,“怎麼樣,密碼箱打開了嗎?孤兒院的事情解決了冇有?”

“打開了,拿了幾樣東西出來拍賣,錢已經拿到了,現在姑奶奶和球叔正在處理孤兒院的事情,不過,我懷疑基金會有問題,等你回來再跟你細說……”

“基金會肯定吞了我的錢,甚至有可能故意製造問題榨取資金,這件事你暗中調查一下,等我回來處理。”

“原來你早就知道……”

“廢話!你以為我是傻的?”

“你現在在哪裡?什麼時候回來?”

“看情況……先掛了!”

“等一下。”白皓急忙叫住她,“有一件事要跟你彙報一下,關於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