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貌岸然的zz家、慈善家,背後卻是黑暗組織的幕後黑手,這種黑幕,媒體應該會很喜歡……”

冷帝風姿態優雅的靠在車前蓋上,手中旋轉著精緻的金色手槍。

彷彿一個掌控全域性的神!

“哈哈哈……”洛特並不生氣,反而仰天大笑,“我早就說了,你比牧師更適合當我們的同伴!”

“哎,千萬彆。”冷帝風做出一副拒絕的姿態,“我可不想跟你們同流合汙!”

“l先生有什麼要求,不妨直接擺出來,我們聊聊?”

洛特挑著眉,深深的看著他。

車裡,華小佛看到這一幕,不禁有些傻眼了,現在占下風的不是他們嗎?

對方上白號人,全部拿著槍,隨隨便便就能把他們打成馬蜂窩……

這種形勢,那箇中年男人應該氣焰囂張的挑釁冷帝風,讓他跪下磕頭纔對。

怎麼還反過來求他了?

這個冷帝風,每次眼看著就要跌入穀底,但總能輕而易舉的解決問題,反敗為勝……

這到底是個什麼魔鬼??

“我是生意人,隻想安安分分的做生意,其他事與我無關。”冷帝風雙臂環胸,輕描淡寫的說,

“生意場上,各憑本事,我冇有礙著你們什麼事,你們也不要來乾涉我!就這麼簡單!”

“那是,那是。”洛特連連點頭,還義憤填膺的說,“牧師的行為非常可恥,自己技不如人,就打著我們的名號針對你,對此,我們非常憤怒。

經過商議,我們決定不再追究你和牧師的恩怨,也不會乾涉你在歐美地區的生意,以後我們雙方和平共處,相敬如賓!你看如何?”

“這就對了。”冷帝風勾唇一笑,“早這樣說,不就冇事了嗎?”

“不過……”洛特又來了個急轉彎,“你也知道,牧師手上有我們的重要資訊,我們不能讓他就這麼死了,必須要救活他,所以……還請你交出解藥!”

“洛特先生是看多了我們z國的武俠劇了,被毒蛇咬傷就該找醫生,哪有什麼解藥?”

冷帝風說話的時候,車裡的華小佛額頭直冒冷汗,她現在明白了,這幫人其實是衝著她來的……

冷帝風手上有他們的底牌,他們根本不敢動他,但對她,就說不準了……

“先生謀略過人,也彆把我當傻子啊。”洛特感歎道,“很明顯,咬傷牧師的不是普通的毒蛇,而是一條被生化藥物餵養大的毒蛇,這種毒,一般醫生根本治不了。

而且先生之前遍尋名醫,也是因為被自己養的毒蛇給咬傷了,現在卻毫髮無損,可見,你手上一定有解藥。”

“我確實冇有解藥,不過倒是可以給你介紹治療方法……”冷帝風用了一招緩兵之計,“有了這個方子,牧師就死不了了。”

“好,我信你。”洛特微微一笑,意味深長的手,“反正以後你也要繼續在這裡做生意,大家有來有往,應該互相幫助纔對。”

“這就對了。”冷帝風攤了攤手,“皆大歡喜,可以讓道了嗎?”

“還有一件事。”洛特的目光從冷帝風身上移開,落在他身後的車裡,“那個少年,得留下!”

車裡,華小佛打了個寒顫,完了,完了……

她真不該回來。。

“她隻是一個普通人。”冷帝風淡淡的說。

“她是什麼人不重要。”洛特微笑的說,“她放出毒蛇咬傷牧師,我們總得給牧師和他身邊的人一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