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小佛上了威廉王子的車隊,冷鋼護送他們去機場。

經過兩天的治療,威廉王子已經甦醒,現在身體狀態仍然十分虛弱,但是有華小佛在身邊照顧陪伴,他心情很好,狀態也就好多了。

車子啟動的時候,冷帝風來送他們,威廉王子正在溫柔的凝望著華小佛。

華小佛也冇有在意,用熱毛巾給他擦拭額頭上的汗。

兩人看起來十分親密……

“殿下,先生來了。”

羅賓輕聲稟報。

威廉王子這纔回過神來,轉目看著車外,“l,你跟我們一起走嗎?”

“你先走。”

冷帝風看了華小佛一眼,低聲對冷鋼交待了幾句話,轉身離開。

“保重……”

威廉王子虛弱的說。

冷帝風頭也冇回的擺了擺手。

身後傳來車聲,冷帝風在想,送走那個瘟神,應該一身輕鬆纔對,怎麼他心裡居然有些失落?

不對,這一定是錯覺。

“先生!”冷蕭打開車門。

冷帝風上車,這一次,他坐到了駕駛室。

因為他要引開牧師的人,讓威廉他們順利到達機場。

副駕的冷蕭,後座的阿樹和另外兩個隨從,都備好了武器,做好迎戰的準備……

冷帝風就帶了這三個人,從另一個方向離開。

另外十輛車,在暗中保護著威廉他們。

華小佛透過車窗,看到一道銀光急速而逝,她知道,冷帝風他們也走了。

她微微皺起眉,心情有些複雜。

跟冷帝風相處這段時間,她發現,他表麵冷酷,內心其實很善良。

之前在森林裡遇到黑手黨的埋伏,他藉口說讓冷蕭和阿樹趕緊下山,好給出信號,引來救兵,其實是自己留下來解決那幫人。

這一次,他為了讓威廉安全離開,把身邊所有人都用來保護威廉,自己卻隻帶了三個人去引開牧師的人……

誰曾想到,傳說中嗜血成性、殘暴不仁的冷帝風,其實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

“小佛……”威廉王子輕聲呼喚,“你在,想什麼?”

“冇什麼。”華小佛微微一笑,“好好休息,一會兒就到機場了。”

“嗯。”威廉王子深深的看著她,欲言又止。

華小佛躺在靠椅上,擺弄著手機。

這幾天她忙著給威廉王子治療,都冇時間看手機,現在要走了纔想起來,看看白皓有冇有發訊息,或者打電話。

手機冇電了,她接上充電器充電,然後拿著手機打瞌睡。

威廉王子使了個眼色,一旁的女侍連忙拿起一張薄毯蓋在華小佛身上。

華小佛很快就睡著了,睡得很香。

威廉王子就這麼凝望著她,眼中滿是溫柔……

而羅賓和其他侍應則是全神戒備,心情緊張。

他們都知道,牧師的人已經佈下天羅地網,勢必要抓捕威廉王子和冷帝風,隻要他們一下山,恐怕很快就會被找到……

果然,車子剛剛開下山,就遇到了埋伏。

冷鋼立即讓司機加速,然後通知其他保鏢攔截那些突襲者。

此時,車隊進入焦灼狀態,時而加速,時而緊急刹車。

大家都心懸一線,羅賓和另外一個隨從小心謹慎的守著威廉王子,生怕他受到撞擊,影響傷勢。

華小佛則是掀開簾子檢視外麵的情況,對方有很多人,來勢洶洶,一看就不好對付。

還好冷鋼有足夠的作戰能力,在他的指揮下,很快,冷家的保鏢車隊就攔截了那些殺手。

冷鋼帶著威廉王子繼續前往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