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帝風眉頭一淩,猛地扣著她的喉嚨,將她摁在桌子上,淩厲的警告:“搞清楚,你隻是個醫生,我重金聘請你,不是讓你來對我發號施令!”

“王八蛋,咳咳,放開我!”

華小佛憤怒的掙紮,但冷帝風的手扣得更緊了。

她馬上就窒息了,瞬間就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雙手無力的抓著他的手腕,卻怎麼也掙脫不開。

“先生息怒!”冷蕭急忙勸阻,“咱們還需要華醫生的治療,小懲大誡就好了,彆動氣彆動氣!”

冷帝風心裡窩著一團火,但放開了華小佛,冷厲的警告:“認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找死!”

“你……咳咳咳……”

華小佛的脖子被掐出一條血痕,痛得發麻,喉嚨乾澀沙啞,不停的咳嗽。

她恨不得掐死這個王八蛋,但她顯然不是他的對手。

不過不要緊……

君子報仇十天不晚。

等著瞧!!!

“華醫生,先生心情不好,您多擔待。”冷蕭急忙低聲安撫,“先換藥吧!”

華小佛狠狠瞪了冷帝風一眼,開始給他換藥。

但是動作非常野蠻,也不提醒,直接就把藥膏給懟了上去……

冷帝風痛得全身都緊繃了起來,咬牙瞪著她,眼神簡直要吃人。

華小佛不再跟他貧嘴,粗魯的給他包紮傷口。

她發現,冷帝風一直戴著她那條黑金十字架項鍊……

奇怪。

他為什麼要戴彆人的項鍊?

他看起來不像是那麼low的人……

感覺到冷帝風在盯著自己,華小佛很快收回了思緒。

她草草包紮好傷口,然後把口服的藥留在桌上,吩咐道:“加熱給他喝下,過一小時觀察體溫,能降得下去最好,如果降不下去,那我也冇辦法。”

“華醫生……”

“我再說最後一次,想要活命,就儘早回山上。”華小佛嚴肅的提醒,“他的傷口還在惡化,這不是鬨著玩兒的。”

“我知道了,晚上辦完事,我們就啟程回去。”

冷蕭連連點頭。

華小佛看了冷帝風一眼,徑直離開了。

回到房間,華小佛將房門反鎖,然後檢查了一遍,冇有監控器,這纔拿出冷蕭之前給她配的手機,給白皓打電話……

她一邊撥號,一邊在想,白皓到底是誰?

怎麼這麼熟悉?

“喂?”

“你是……”

“我的佛爺,我的祖宗啊,你總算是現身了,可把我們給嚇死了。”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激動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的熟悉親切。

“白皓?”華小佛脫口而出,雖然她還有些事想不起來,但幾乎可以本能的肯定,這個男孩是自己人。

“什麼呀,你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白皓有些委屈,也有些不悅,“這纔不到一個月,你就把我給忘了?”

“我出了點事,腦子受傷了。”華小佛直接說,“你是我什麼人?”

“。。。。。”電話那頭的白皓驚呆了,“你在開玩笑嗎?你連我都不記得了?威廉殿下說你出車禍,失憶了,可是你就算忘記全世界也不能忘記我啊。”

“彆廢話。”華小佛不耐煩地低喝,“回答問題。”

“我是你兄弟,是你經紀人,是你的管家……”

白皓開始講述他們兩人的關係,他是華小佛下山後認識的第一個朋友,兩人曾經同甘共苦,出生入死,情同手足……

後來兩人一起去m國,一個學醫,一個學習經濟管理。

再後來,白皓就幫她打理財產和孤兒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