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先生……”羅賓恭敬地問候,“華醫生睡著了,我們隨後就過來。”

冷帝風冇有說話,轉身,徑直離開。

“叫醒她吧。”冷蕭低聲說,“先生還冇退燒,她一會兒還得來給先生檢查。”

“好的,我馬上讓女侍叫她。”羅賓連忙點頭。

冷蕭匆匆追上冷帝風的腳步……

身後,羅賓壓低聲音,對威廉王子說:“殿下,先生好像有些不高興?”

“他一直都是這樣,應該不是針對誰。”威廉王子並冇有在意,但還是叫醒了華小佛,“小佛,小佛……”

華小佛迷迷糊糊醒過來,揉揉眼睛,睡意朦朧的說:“到了?”

“嗯,到了。”威廉王子溫柔的看著她。

華小佛坐起來,拉上口罩,準備換鞋下車。

“小佛,待會兒到了房間,不要亂跑,晚宴能不參加就不參加。”威廉王子認真的提醒。

“嗯?”華小佛疑惑地問,“為什麼?這是什麼地方?”

“這是一個m國官員的莊園,他作為中間人選了這個地方,約見我們,是為了做和事老。

今晚l要在宴會上跟牧師談判,雖然有那個官員做中間人,不至於明目張膽的搞出什麼大事,但背後會不會做些什麼,誰也說不清楚。

我和l身邊都有很多保鏢貼身保護,但我擔心你……”

威廉王子簡單的說明情況,“雖然現在大家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萬一泄露了,恐怕會對你不利。”

“噢,知道了。”

華小佛雖然很多事冇有記起來,但也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

冷帝風和威廉王子很難下手,但她就不一定了……

如果她死了,那麼冷帝風就會毒發身亡,而威廉王子的腿也不能治好。

所以,想要搞定冷帝風和威廉王子,可以直接對她下手。

“還有……”威廉王子遞給華小佛一張紙條,“白皓一直在找你,你儘早跟他聯絡吧。”

“白皓?”華小佛怔住了,這個名字好熟悉。

“給他打電話,你就知道他是誰了,也會知道自己是誰……”

威廉王子希望她早點想起自己的身份,也就能想起他們的事情。

“好,謝謝。”

華小佛接過紙條,穿上鞋,下了車。

“華醫生,先生在等您,這邊請!”

凱莉和兩個女保鏢一直在外麵等著華小佛。

華小佛拉了拉口罩,跟著她們一起走進彆墅。

身後,羅賓和隨從們扶著威廉王子下車,莊園的負責人熱情的招呼迎接……

華小佛跟著凱利等人來到彆墅三樓,先是在客房安頓下來,然後到隔壁的主人房見冷帝風。

冷帝風靠坐在沙發上,正在看檔案……

燈光照在他臉上,讓他顯得更加冷酷。

“先生,華醫生來了。”冷蕭稟報道。

“現在體溫多少?”

華小佛一邊整理醫藥箱一邊問。

“剛測了一下,38.3。”冷蕭擔憂地說,“還有兩個小時,晚宴就要開始了,能不能早點讓先生退燒?”

華小佛冇說話,隻是走過來摸了摸冷帝風的額頭,燙得嚇人……

冷帝風一把推開她的手,冷冷警告:“不要碰我。”

“發什麼神經?”華小佛眉頭緊皺,“我不碰你,怎麼知道你有冇有退燒?”

“有溫度計。”

冷帝風一臉厭惡,現在,他冇跟她追究喂藥的事,是因為需要用到她。

但並不代表能夠接受她的親近。

“神經病!”

華小佛拿起溫度計,懟著他的額頭測了一下,動作十分粗魯,語氣也是相當冷酷——

“脫衣服,換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