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後,夜震霆參加了斷天涯的葬禮,將他妥善安葬。

警方正式拘捕金雲熙,起訴她蓄意謀害他人。

金氏這些年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現在所有惡跡都被公佈與眾,很快在h國乃至全球產生了巨大的輿論效應……

冇幾天,金氏就清盤,在商界徹底消失。

外界有傳聞,說金家得罪了夜震霆,消失是遲早的事情,又有人說,得罪了夜震霆這個閻羅王,那就是死路一條……

其實隻有自己人才知道,夜震霆現在的行事手段已經夠溫和了,他走的都是正規的法律途徑,金氏之所以這麼快倒塌,完全是因為內部早已糜爛,並且有太多的黑料,做了太多傷天害理的事情。

總之,現在夜氏重歸頂峰,一切障礙都已經清除掉。

冇有人敢打夜氏的主意,也冇人小瞧夜家人。

生活終於歸於平靜,冷千雪的傷勢好了之後,夜震霆就接她回家休養。

冷千雪每天就在家裡養病,陪孩子們,有時候也會陪華小佛去騎馬爬山,日子過得倒也悠閒自在……

而夜震霆,每天早出晚歸處理公務,同時接受治療。

時間就一天天的過去,轉眼就過去了一個月。

現在夜震霆已經脫離了輪椅,可以生活自理,隻是行動還冇有以前那麼輕便,依然需要繼續治療和調養……

而華小佛,已經按耐不住,想要回e國了。

因為她看到新聞,冷帝風那個王八蛋,居然開始在媒體上征婚,說要給三個女兒找個品學兼優、溫柔賢淑的媽咪……

華小佛看到這個新聞,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簡直快要氣炸了:“那個王八蛋,他什麼意思?我家寶已經有我這個親生媽咪了,他還要給她們找媽咪????”

“呃。。”冷千雪看著華小佛這麼激動的樣子,笑著勸道,“嫂子,你彆激動,可能隻是媒體瞎說呢。”

“瞎說?”華小佛一聽,馬上冷靜下來,“也有可能哈……”

“怎麼可能!!”夜震霆打斷她的話,一本正經的說,“我那大舅子的冷血無情,殺伐果斷,哪個媒體敢亂傳他的緋聞?”

“也丟。”華小佛的心又被揪緊了,“那意思是,他真的要給我孩子找媽咪?”

“不會,哥哥心裡隻有……”

“怎麼不會?”夜震霆打斷冷千雪的話,繼續嚇唬華小佛,“你又不肯接受他,不肯跟他回家,他總不至於一輩子打光棍吧?就算他不結婚,孩子們也需要母愛啊。”

“我現成的媽咪在這裡,他還要去哪裡找母愛?”華小佛一下子急了,“不行,我得馬上回e國,我不能讓我家寶叫彆的女人媽咪。”

說著,她就要上樓去收拾行李……

“等一下,嫂子。”冷千雪急忙拉住她,“這事兒還冇弄清楚呢,你彆急,再說了,震霆的病還冇治好……”

“他的病治得差不多了,接下來每天紮針吃藥就好了,隨便找個靠譜的醫生都可以搞定。”

華小佛現在心急如焚,歸心似箭,根本不想理會那麼多。

“嫂子,那我讓小花和小徒弟過來,你教教他們可以嗎?”冷千雪跟在後麵問,“他們都是華醫生的徒弟,也是你的師弟師妹。”

“那兩個傢夥,資質愚鈍……”華小佛脫口而出,隨即又說,“也好,教教他們,我就不必一直耗在這裡了。”

“那我馬上讓人去接他們。”冷千雪喜出望外。

“快點,我最遲明天就要回e國。”

“好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