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血本了!”夜震霆笑道,“不過肥水不流外人田!”

“到底怎麼回事?快告訴我……”

“回房間跟你說。”

“嗯嗯。”

夫妻兩往房間走去,一路閒聊著,說起剛纔的事情。

冷千雪聽到後,不由得十分震驚:“賭這麼大?你真的有信心說服嫂子主動回e國找哥哥?”

“絕對可以。”夜震霆點頭,“我贏定了!”

“好吧,就你鬼點子多……”

此刻,冷千雪完全不知道夜震霆跟冷帝風的約定,更不知道,背後的內幕。

直到第二天晚上,冷鋼把氣得抓狂的華小佛送過來,冷千雪才知道,冷帝風把三個孩子帶回了e國,隻讓華小佛一個人留在海城。

孩子們拉著華小佛的手,哭得稀裡嘩啦的。

華小佛也捨不得跟孩子們分開,想讓三個孩子一起留下,可冷帝風直接讓人把三個孩子帶走,然後讓人把華小佛送到了半山北。

臨走前還跟她說:“你不是想要自由嗎?我還你自由,隨便你去哪裡玩……”

“冷帝風你混蛋!”

華小佛氣得抓狂,然後被人硬塞上了車。

到了半山北,華小佛還氣得要死,不停的給冷帝風打電話。

夜震霆來了一句:“你想要自由,可孩子需要安定,你總不能讓她們陪著你四處漂泊吧?”

聽到這句話,華小佛愣住了,這倒是……

“嫂子,你彆急,說不定哥哥很快就會派人來接你了。”冷千雪連忙安慰。

“接我?”

華小佛心裡十分矛盾,如果冷帝風真的來接她,她又不想跟他走……

“嫂子,要不,我先送你上樓去休息休息?”

冷千雪知道她現在心情不好,送她上樓。

華小佛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許久之後纔出來,給夜震霆治療。

夜震霆頗是隨意的說了一句:“靜一靜也好,可以想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嗯。”華小佛應了一聲,狠狠一針紮了下去……

“啊——”

“你以為我不知道,這是你給冷帝風出的主意?”

“我也是……啊……”

……

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

華小佛留在海城,繼續給夜震霆治療。

冷帝風帶一二零回e國。

現在,夜氏和冷氏都動盪不安,夜震霆和冷帝風都在為公務忙碌,作為一個男人,得先處理好公司的事情。

生活似乎進入了一種安穩期,夜震霆每天早出晚歸的忙碌著,而冷千雪就在家裡養傷,照顧孩子們……

孩子們的傷勢好轉之後,冷千雪陪著他們一起為小四寶舉辦了一個小型的葬禮。

小四寶出事的時候,已經七歲了,看上去還是那麼靈動可愛,但其實已經到了鸚鵡存活的極限了。

但是,它用最後的生命,保護了月月。

冷千雪和三個孩子都很感激它。

因為這段時間,家裡出了很多事,三個孩子都在陸陸續續受傷,葬禮的事情就這麼給耽誤了下來……

現在孩子們病情穩定,冷千雪才能著手安排這件事。

他們在半山的桂花樹下給小四寶立了個墓碑,在墓碑前擺放了很多小四寶喜歡吃的東西,還用了一張小四寶的照片。

放著小四寶喜歡的音樂,舉著小花環,給它舉行葬禮,老鷹四寶也全程陪同……

大家都很懷念小四寶,懷念以前幸福甜蜜的日子。

因為有小四寶的存在,日子總是特彆熱鬨一些。

希望以後的日子,也能繼續幸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