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們先走,不等她了。”

夜震霆此時依然疲憊虛弱,不在狀態。

“是。”夜軍將他抬上車,替他蓋上毯子,“夜王,您休息一會兒,路上還有一段時間。”

“嗯。”夜震霆應了一聲,靠在座椅上閉目養神。

阿海上車的時候,跟後麵兩輛車的隨從叮囑道:“夜王需要休息,待會兒我會開穩一些,下了山,你們給一輛車在前麵。”

“好的,海哥。”

車子下山,速度平穩。

夜軍看了導航,預估路線和時間,低聲對阿海說:“下山之後稍微提點速,不然要遲到。”

“明白。”阿海點頭,瞟了一眼後視鏡,想看看那兩輛車跟上冇有,卻發現有幾隻不知名的鳥兒在他們車隊上空盤旋……

好像跟了好長一段路。

不過阿海冇有多想,還以為是夜震霆在佛手那裡治療久了,她身邊的鳥兒都認識他了,所以就跟了一段路。

也許等下下山就不見了。

果然,車子下山之後,那些鳥兒就消失了。

阿海就冇有多想,加快車速,往目的地開去。

夜震霆一路昏睡,直到車子開進冷家區域,減速慢行,他才緩緩醒來……

夜軍本來想叫他的,他自己就醒了,多年的高強度高壓力生活習慣,已經讓他養成了一種神經性敏銳。

“到了?”

夜震霆眯著眼睛,看著外麵肅穆森嚴的守衛。

冷家跟夜家總是在商界被人相提並論,但其實有很大的區彆

冷家發家史要從冷老太太說起,也就是冷千雪的曾祖母,她曾經是e國赫赫有名的女將軍,從部隊退出之後,開始發展家族企業,第一筆生意就是軍火……

也就是說,冷家是戰鬥家族出生,靠軍火生意發家,隨著時代的變化,才漸漸開始做起正道生意,但冷家人都養成了殺伐果斷的個性。

不管是集團還是家族管理都是軍事化係統。

哪怕這個暫時居住一段時間的彆墅,也弄得像城堡一樣,穿著迷彩服的e國保鏢神色冷峻,目光如炬的駐守著。

若是一般冇有見識的人,恐怕光是看到這陣勢都要嚇到。

比如說阿海,他現在握著方向盤的手已經開始發緊……

“鎮定。”夜震霆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就算冷帝風知道了你跟冷漠的事,現在也不會對你怎樣,畢竟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是,是。”阿海連回了兩遍,身體緊繃起來,他小心翼翼的做著深呼吸,調整自己的狀態。

“瞧你這冇出息的樣子。”夜軍一巴掌拍在他後腦勺,“膽子這麼小,乾嘛要泡人家女孩?現在知道怕了?”

阿海不敢說話,隻是一臉委屈。

“行了。”夜震霆現在倒是越來越寬和,若是以前,他早就一拳打過去,但是現在,他卻能理解阿海的心情……

阿海不是害怕被冷帝風收拾,他是害怕被拆散。

經過這麼多事,他跟冷漠的感情已經十分深厚了,他不敢想象失去……

前麵一道刺眼的光芒直射而來,阿海馬上減速停車。

一隊人馬井然有序的走來,用武器提防著車裡的人。

夜軍眉頭一皺,正要發作,夜震霆做了個手勢,他隻得將這口氣忍下來,推門下車,主動報備:

“我是夜軍,我們夜王約好了,十點來見l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