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如此。”夜軍還真冇想到這一點。

“看來冷帝風是真的很在乎佛手。”夜震霆微微揚起唇角,“也許能夠促成一樁好事。”

“呃……”夜軍想說什麼,又不敢說。

“嗯?”夜震霆挑眉看著他。

“咳咳……”夜軍乾咳幾聲,弱弱的說,“我是覺得,那脾氣火爆的妖孽,娶回家就像娶了個定時炸彈一樣,一不小心惹到她,就要家無寧日……l應該不會這麼想不開吧?”

“難怪夜輝和阿海都有女朋友,就你冇有。”夜震霆白了他一眼,“你這種思維,會有女人喜歡你纔怪。”

“呃……”夜軍聽不懂。

“l那種人,就是喜歡挑戰高難度,一般的女孩,他都提不起興趣。”夜震霆說,“唯有華小佛才能降得住他!”

“好吧,我的確不懂愛情。”夜軍難以理解,“感覺愛情就是受虐,找個人回來虐待自己。”

“。。。。”聽到這句話,夜震霆笑了,“你這麼說,好像有些道理。”

往往相愛的人,纔會互相在意,互相折磨,總會經曆一些拉扯。

而不那麼相愛的,反而比較平靜。

隻是,人活著不就是想要遇到那份真愛嗎……

車隊在半山腰遇到了一輛阿斯度馬丁,像一道風從身邊疾馳而過。

夜軍一眼就認出那是華小佛,正要開口,那輛車就急刹車,然後倒退到勞斯萊斯旁邊。

車窗同時打開,夜震霆扭頭看去,華小佛探出小腦袋,憤憤的怒喝:“你知道來了?我還以為你死了呢。”

“華神醫好不容易讓我起死回生,我怎麼能死呢?”夜震霆笑容可掬的看著她,“工作耽誤了一下,這不是趕在太陽下山之前來向您報告了麼?”

“算你識相!”華小佛瞪了他一眼,隨即伸長脖子看著他的車裡,“我寶呢。”

“哪有那麼容易就能從冷帝風手裡把人接回來的?”夜震霆故作惆悵的說,“之前就說了,你得給我一點時間。”

“多久?”華小佛的腦子跟金魚一樣,完全忘了之前夜震霆說要兩天。

“今天的治療還冇做,先上山治療吧,治療完了我就去找冷帝風。”夜震霆看著手錶,“我約了他十點見麵!”

“行!”華小佛一聽,馬上喜上眉梢,“跟上我。”

然後,阿斯頓馬丁便疾馳而去……

阿海立即開車跟上,卻怎麼也超不過華小佛。

“悠著點兒,夜王還受傷呢。”夜軍不悅的低喝,“這又不是飆車。”

“是。”阿海急忙放緩了車速,把車子開穩一些,但還是忍不住感歎,“冇想到佛手的車技居然這麼好,太神了,比我和冷漠都厲害!”

“廢話。”夜震霆冷笑道,“她的車技跟冷帝風有的一拚,er冷漠的車技都是跟冷帝風學的,你說呢?”

“原來如此。”阿海十分震驚,“我聽冷漠說,l先生車技入神,但他很少自己開車,如果佛手的車技跟他不相上下,那我是真的自愧不如。”

“這小妖孽還會很多超級技能,就是腦子有點不太好使!”也震霆現在對佛手也算是有些瞭解,“所以說,老天爺是公平的,總不能讓人十全十美!”

“已經很了不起了。”夜軍感歎道,“我感覺全世界冇幾個男的比得上她。”

“嗯,千萬彆惹她,l身邊的人都怕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