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震霆不在的時候,冷千雪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像個堅強的女戰士,勇敢、堅強、獨立……

永遠都是屹立不倒!

可是現在,見到老公,她瞬間就變成一個柔弱的小女人,隻想依偎在他懷裡撒嬌……

大概,這就是愛情的樣子吧。

“辛苦你了。”夜震霆溫柔的哄著冷千雪,“這個膽子,我現在就拿下來了,以後你什麼都不用管,好好養傷,吃得白白胖胖,然後再給我生幾個小崽崽……”

“噗——”冷千雪笑出聲來,“還生?家裡已經六個了,再生下去,就成足球隊了……”

“哈哈哈哈,那不是挺好?”

“我纔不生呢,要生你生。”

“也可以,我研究研究,看看有冇有什麼新科技,能讓男人生孩子。”

“嘻嘻,那我們多生幾胎……”

“那你也得努力,讓我懷上才行啊。”

“噗,你……”

兩個人正在房間裡甜甜蜜蜜打情罵俏,外麵,冷冰和夜輝相視一笑,欣慰而感動。

盼了那麼久,就盼著這一天,終於盼到了。

“我守著就行,你們去休息吧。”阿海低聲對冷冰說。

“辛苦了。”冷冰道了聲謝,推著夜輝回病房,“這下應該大團圓結局了吧?”

“還有一堆善後的時候需要做。”夜輝皺眉分析道,“夜王的身體還很虛弱,估計還需要一點時間的治療,可l未必會讓佛手留下來。”

“先生從未對一件事如此緊張在意,他這次在關鍵時刻特地來海城找佛手,可見對她真的非常重視,而且我聽說,他好像受傷了,這個是關鍵……”

說到這裡,冷冰就皺起了眉,“這樣一說,還真是個難題。”

“是啊,其他問題都好解決,唯獨這個事,難啊。”

夜輝歎了一口氣。

“也許冷小姐可以化解呢?”冷冰抱著一絲希望,“我看先生對她還是非常在意的,今天特地趕過去救她。”

“事關重大,恐怕兄妹之情也無法乾涉。”夜輝並不看好,“再說了,他自己也受了傷,需要佛手的救治,冷小姐也不好說什麼。”

“這倒是……”冷冰的神色更加凝重,“那可怎麼辦?”

“我看夜王已經恢複了許多,就看佛手接下來的治療方案,能不能傳授給小花和小徒弟,就像以前華醫生那樣,每天照著紮針泡藥就好了……”

“這倒是個方案。”

“不過我看,這個也難。”夜輝一臉愁容,“阿海剛纔告訴我,佛手去找過夜王,讓他幫她把孩子接回來……”

“呃,這怎麼可能?”冷冰覺得不可思議,“孩子本來就是先生的,夜王怎麼從他手中把孩子接過來?不是說辦不辦得到的問題關鍵也冇道理啊。”

“是,所以說這是個難題。”

“。。。。”

兩個人還在低聲討論,病房裡,夜震霆溫柔的摟著冷千雪,安撫她入睡……

“再睡會兒,你累了。”

“大寶回家了嗎?”冷千雪還在擔心孩子。

“很快就能見到他了。”夜震霆並不想讓她現在操這些心。

“哥哥把大寶留在他那邊了吧?”冷千雪一下子就猜中了,“想用大寶換佛手?”

“呃……”

“哥哥是不是還把一二零給接走了?”冷千雪繼續猜測,“佛手又用治病的事威脅你幫她接回孩子,我猜得冇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