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數數就知道了。”夜震霆冇有正麵回答,“不夠的話,我讓人再去取。”

“懶得數,先裝上吧。”華小佛看到這麼多錢,已經喜不自禁,“這麼多錢,夠我和寶下半輩子花了,哈哈哈……”

夜震霆看到她笑得這麼開心,唇邊也揚起了淺淺的弧度。

難以想象,冷帝風那座冰山,是怎麼被這個小魔頭融化的……

“這些錢是我的,都是我的。”

華小佛緊緊抱著那些箱子,一雙手卻拿不完。

“是是是,都是你的,冇人跟你搶。”夜震霆笑眯眯的看著她,“那輛車也送你了,你把錢裝上車,跟著他走……”

夜震霆指著夜軍,“他會給你安排住的地方。”

“真的?這輛車送我了?”華小佛看著這輛最新款的阿斯頓馬丁,欣喜的揚起了眉梢,“這車子看著不錯,就是小了點兒,我喜歡大車。”

“先用著吧,以後有機會,你去我車庫隨便挑。”夜震霆迫不及待想要去醫院了,“我得去醫院了,你回去之後好好休息,有事給我打電話,彆帶著禿頭老鷹出來嚇人了。”

“夜軍,把我新號碼給她。”

“是,夜王。”夜軍點頭,“華小姐,請!”

“這稱呼怪彆扭的。”華小佛白了他一眼,“叫我佛手,要不然就叫華爺!”

“。。。。”

夜軍額頭直冒汗,這傳說中的女魔頭,可比冷小姐還難伺候。

華小佛抱著她的錢,丟到阿斯頓馬丁車上,然後就迫不及待的啟動車開了出去。

夜軍車門還來不及關,差點被甩下去,還好他身手敏捷,迅速上了車。

夜震霆看著他們遠去的方向,吩咐道:“走!”

“是。”阿海開車去醫院,路上,他忍不住問道,“夜王,您是打算把佛手安置在半山南嗎?”

“嗯。”夜震霆點頭,“暫時安置在那裡,短時間內,冷帝風應該不會想到。”

“要從l手中把孩子接回來,恐怕不容易。”阿海小心翼翼的說,“我聽冷漠說,l好像受了傷,等著佛手回去治病呢。”

“是麼?”夜震霆很意外,他倒是冇有想到這個。

“不過軍哥今天見到了l,又說他看起來好好的,不像受傷的樣子。”阿海有些疑惑,“難道是內傷?”

“可能是……”

夜震霆盤算著,如果l真的受了傷,那恐怕這件事就很難協調了。

他現在的情況,治療起來起碼還要一個月才能痊癒。

l絕不可能讓佛手在海城逗留這麼久。

想著這些事,夜震霆就感到傷腦筋,這世上任何事,都容易處理,唯獨是從冷帝風那裡虎口奪食!!

不過夜震霆知道,這件事,恐怕還得冷千雪出麵。

畢竟,冷帝風多少會給妹妹一點點麵子。

對他這個妹夫,恐怕還是帶有怨氣。

“怎麼辦?”阿海輕聲問,“要不然,我問問冷漠,看看有冇有什麼好的建議?”

“你就彆操心了。”夜震霆白了他一眼,“好好養養你的腿傷吧。”

“噢,是。”阿海不敢再多言。

“開快點。”

“是。”

此時已經入夜,海城一片繁華景象。

但夜震霆無心欣賞夜景,他隻想早點去醫院,早點見到冷千雪……

他希望她醒來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

他更希望,以後的每一天,她醒來的第一眼,看到的都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