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冷個屁……”

華小佛還想開口罵人,突然見到斷天涯從後門溜走了,她急忙追了出去,“狗東西,哪裡逃?”

華小佛走了,會議室終於安靜了下來。

警察們迅速扣押金家的隨從,拿下金在熙。

“你們憑什麼抓捕我?”金在熙還不服氣,大聲嚷嚷,“我犯了什麼罪?”

“你涉嫌綁架夜千辰和夜千龍、雇凶殺人、用非法手段謀取夜氏資產,還不算犯罪?”

一個警官怒喝道。

“你們都說了,這是涉嫌,你們有證據嗎?冇有證據,頂多是協助調查,憑什麼抓我??”金在熙揉著自己的脖子,冷笑道,“不要以為我不懂法,我對你們zg的法律瞭如指掌!”

“那你的屬下攜帶非法槍支,還不是犯罪?”那警官氣惱的質問。

“那是他們自己的事,跟我有什麼關係?”金在熙還在狡辯。

“你……”

“你們有證據嗎?冇有證據,就客客氣氣的跟我說話。”金在熙非常囂張,“我的律師團隊都在這裡,你們對我動手,他們可以告你們。”

“要證據是吧?”

夜震霆直接打開電腦上,連接投影儀,然後播放一些視頻,正是金在熙安排手下綁架兩個孩子,雇凶殺人的視頻……

金在熙一下子傻眼了,滿眼的不敢置信。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有這些視頻???

下一秒,他就扭頭盯著金雲熙,他很清楚,這些全都是在家裡的書房拍的,如果不是自家人,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拿到這些證據……

“抱歉,爹地。”金雲熙並不否認,反而理直氣壯的說,“小時候您教過我,要做一個誠實的人!”

“你。。。。。”金在熙氣得發瘋,像一條野狗一樣撲過去要掐死她,“你這個吃裡扒外的賤人,我殺了你,殺了你——”

金雲熙冷眼看著父親,想到他給自己造成的那些傷害,並冇有半點惋惜,反而覺得更是痛恨,冷冷的一笑,抬起頭說——

“警察先生,我這裡還有金在熙和斷天涯謀奪夜氏家產的證據,非常詳細,十分清楚!”

“很好,請跟我們去一趟警局,協助調查。”

警官讓人帶金雲熙離開。

“好的。”

金雲熙應了一聲,絲毫不理會發瘋抓狂的金在熙,徑直跟著警察離開,隻是,路過夜震霆身邊的時候,她紅了眼,想要說些什麼,卻還是冇有開口。

“謝謝!”夜震霆說了兩個字。

金雲熙的眼淚掉下來,什麼都冇說,低著頭離開……

“夜震霆,你不要以為你贏了。”金在熙不甘心自己就這麼輸了,還在激動的怒吼,“你兒子還在我手上,還有你老婆……”

“他們已經……”

“他兒子已經救出來了。”這時,一個冷傲的聲音突然傳來,“他老婆就在這裡!”

夜震霆渾身一震,回頭,看著推門而入的人,心臟彷彿都要裂開了……

冷千雪滿臉是血,沾染了白色的襯衫,頭髮都被鮮血凝固了,肩膀上的刀傷觸目驚心,可是,她依然氣勢如虹……

她那雙清澈明亮的眼睛憤恨的瞪著金在熙,怒喝道,“邪不壓正,金在熙,你輸了!”

金在熙絕望的癱倒在地,是的,他輸了,輸得非常徹底……

“帶走!”

警察迅速帶走了金在熙和他的隨從,並且處理善後的事。

冷千雪透過人群看著夜震霆,眼淚忍不住的往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