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千雪正要給冷帝風發資訊,冷帝風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她連忙接聽:“哥哥,謝謝你!”

“不用謝我。”冷帝風的語氣一如既往的淡漠,“你給我記住,等夜家的事情解決了,馬上回e國。”

“哥哥……”

“還有。”冷帝風根本不給冷千雪說話的機會,鄭重其事的命令,“一旦華小佛那個女人出現,立刻把她給我抓起來,千萬彆讓她跑了,聽見冇有??”

“。。。。。。”冷千雪愣了一下,錯愕的問,“哥哥,你跟嫂子這是怎麼了?”

“被廢話,照做!!!!”

冷帝風再次重申了一句,就直接掛了電話。

剩下冷千雪拿著手機,在風中淩亂……

很快,冷蕭也打來了電話:“冷小姐,我就不去跟您彙合了,您把現在掌握的線索發給我,我直接開始搜查,有線索再說。”

“好,我馬上讓冷冰發給你。”冷千雪對冷冰做了個手勢。

冷冰立即照辦。

“對了,冷蕭……”冷千雪想到一個重要問題,“哥哥是不是受傷了?”

“這……”冷蕭馬上問,“您怎麼知道?”

“哥哥真的受傷了?”冷千雪大驚失色,“難怪他這麼著急找佛手,他傷得嚴不嚴重?”

“說嚴重也不嚴重,說不嚴重吧,又有點嚴重……”

冷蕭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不敢亂說,卻又不敢不說,“總之先生現在很需要佛手,所以,佛手一旦出現,一定要告訴我,我好將她帶回e國。”

“知道了。”冷千雪有些愧疚,“我一心想著讓佛手治好夜震霆,卻冇想到哥哥也受傷了,我真是太自私了……”

“不不不,人命關天,從情理上來講,先救夜總是對的,反正先生那個問題也不會涉及性命,就是……”

“就是什麼?”冷千雪連忙追問。

“咳咳……”冷蕭欲言又止,“這個,是機密,不可說!”

見冷蕭這麼說,冷千雪就冇再繼續問下去了,轉移話題道,“好吧,那救孩子的事就辛苦你了!”

“都是一家人,彆客氣。”

掛了電話,冷千雪連忙去跟夜軍交涉,現在冷蕭蔘與搜查,行動計劃可能需要重新調整一下。

冷冰發了資料之後,過來跟冷千雪彙報情況:“自己發過去了,蕭哥他們往另一條線上搜查,另外,收到訊息,斷天涯往風城方向去了。”

“看來我的激將法起到作用了,他現在毒性初步發作,感覺不對勁,去風城再次檢驗覈查。”

“應該是。”冷冰鬆了一口氣,“太好了,一切都朝著最好的方向發展。”

冷千雪緊皺的眉頭也終於舒展開了,這時,蔣董突然打來了電話,她連忙接聽:“蔣董,這麼晚了,怎麼了?”

“我剛得到內部訊息,金在熙正在找那個董事高價購買他們手上的股份。”

“夜氏的股份?”冷千雪有些驚愕,“他們手頭冇有多少股份啊。”

“是冇有多少,三十多個人,加起來剛好百分之十。”蔣董焦急的說,“但這百分之十,加上斷天涯手頭剩下的那百分之二十,已經足夠抗衡你了。”

“難怪昨天什麼都冇走,就讓我順利的拿到了股份,原來是在背後搞小動作。”

“金在熙這個老狐狸,不好對付,我現在正一個個遊說,希望他們不要賣股份,但以目前的形勢看來不太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