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冷漠立即迴應,但又乞求道,“冷小姐,能不能把阿海一起接過來?他雖然冇有夜輝重要,但也是失火案件的重要證人,我怕那些王八蛋對他下手。”

“放心吧,我知道安排。”冷千雪點頭迴應,“你趕緊去接小花和小徒弟,等病人接回來,需要醫生。”

“是。”冷漠立即去辦。

冷千雪臨走前又安排好家裡的安保問題,叮囑保鏢們千萬要小心防備,然後才帶著冷冰等人出門。

到了醫院,雷雨已經在後門等候,見到冷千雪,急忙迎上去,焦急的說:“那邊一直在催我,我違抗命令,必須要等著您把人接走我才放心。”

“他們這是想趕儘殺絕啊。”冷冰氣得咬牙切齒。

“那人是想把冷小姐逼上絕路,才能妥協。”雷雨歎了一口氣,“咱們抓緊時間吧,我聽說那位假夜王已經派人來了,我們得在他們趕到醫院之前先把夜輝他們帶走。”

“好。”

雷雨早就讓醫護將一一、夜輝、以及阿海推下來,現在直接抬上冷千雪的車。

阿海還好,雖然大傷未愈,但目前情況穩定,意識清醒,回去休養也沒關係。

夜輝還一直處於重度昏迷中,前陣子做了個手勢,又在恢複期,所以要非常小心。

另外,雷雨特彆交待了一一的情況:“一一的手術很成功,關鍵問題已經解決了,接下來需要找一家靠譜的醫院好好調養,這個調養很關鍵,一定要注意了,要不然,很有可能會導致併發症。”

“我知道了,謝謝你,雷雨。”

冷千雪真誠的道謝,這個時候,雷雨能夠不顧一切的幫助她,維護她,已經很難得了。

“彆跟我客氣,應該的。”雷雨催促道,“快走吧,等下那幫人來了,我就更說不清了。”

“好。”

冷千雪匆匆帶著三個病人從慈心醫院離開,為了避免在路上跟夜家的車隊交錯,她讓冷漠超遠道走了另一條路。

一路提心吊膽,險象環生,但最終還是順利的回到了半山北。

此時,冷漠也帶著小花和小徒弟來了,他們將一樓收拾出來,整理成幾間醫療室,分彆給三個病人入住。

小花和小徒弟看到這三個病人,不免有些惆悵,以他們的醫療水平,根本不足以治療這幾個人。

阿海的外傷還好一點,但一一的情況,不是他們擅長的領域,夜輝的問題就更不用說了,他們根本不知道從何下手……

冷千雪隻得讓冷漠去請名醫到家裡治療,畢竟,現在把他們放到外麵的醫院也不放心。

冷漠在外麵四處打聽聯絡,還開了高價,但依然冇有好的醫生敢接這個生意。

正在冷千雪愁眉不展的時候,海倫主動找來,表示可以入駐在半山北,給一一治療,順帶著治療夜輝和阿海。

冷千雪喜出望外,千感萬謝,親自迎接海倫醫生。

海倫醫生卻說了一句:“你不用謝我,我也是受人所托。”

“啊?”冷千雪十分意外,“受誰所托?”

“這個就讓我先賣個關子吧。”海倫感歎道說,“總之,如果不是那人求我,我是不可能冒著風險來你這邊的。

要知道,現在金家和夜家可都跟醫學界打了招呼,誰都不敢接你們這單生意。”

冷千雪越聽越疑惑,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麵子,能夠在這樣的關鍵時刻請來海倫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