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起來,冷千雪就來過這裡一次,還是夜老太爺去世的時候。

她奉哥哥冷帝風之命來挑事,把夜震霆氣得半死。

如今事過境遷,人還是那些人,地方也是同樣的地方,但心境卻完全不一樣了……

現在的冷千雪,早已摒除了對夜家的怨恨和敵意,從仇人變成了當家人。

此刻,她重新踏入夜老太爺的地方,那些隨從保鏢傭人,也不再像以前那樣防著她,而是恭敬的迎接她,不約而同的稱呼——

“少夫人!!!”

“森叔呢?”

冷千雪闊步前行,帶著一股王者之風。

從前嬌弱的她,現在已經完全改變了作風。

哪怕是從冷家重生歸來時,她都冇有現在這樣的霸氣。

畢竟那個時候有哥哥作為堅強的後盾,再怎麼強悍,總有過去的影子。

而現在,哥哥不在,夜震霆也失蹤了。

冷夜兩家,隻剩下冷千雪一個人。

她必須要真正站起來,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當家人!

“森叔在書房等您呢。”

管家恭敬的回答。

冷千雪帶著冷冰等人走進去,一隻腳剛要邁進書房,看到書房牆上夜老太爺的遺照,她不由得怔住了。

老爺子去後,這張遺照就一直掛在這裡,夜森每天都來跟他說說話,向他交待夜家最近的情況……

此刻,看到冷千雪僵住的步伐,夜森連忙吩咐:“快,把遺照先取下來。”

“不必了。”冷千雪鎮定自若的走進來,“本來也該來跟爺爺交待事情。”

“您叫老爺子……”

“雖然冇有舉辦婚禮,但我和震霆已經領證了,現在是名正言順的夜家人,稱呼也該改改了。”

冷千雪徑直坐在夜森對麵的木質沙發上。

“你如今的氣場,頗有幾分少爺從前的樣子。”夜森看著冷千雪,心中忍不住感慨,“可惜……唉,老天不長眼啊!”

想到夜震霆,夜森就忍不住老淚縱橫,心情悲痛……

“我始終覺得,他還活著。”冷千雪內心觸動,但依然堅強,“也許是被那些蒙麪人帶走了,或者……”

“他病得那樣重,就算真的被蒙麪人帶走,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夜森哽咽的說,“當然,我也希望有奇蹟,可是……”

“雖然、也許、好像真的不太可能……但是……”冷千雪努力壓製悲傷,堅強的說,“我依然相信奇蹟!”

“唉……”夜森長長的歎了一口氣,陷入沉默。

此時,管家沏來上等紅茶。

冷千雪喝了口熱茶,正式進入正題:“蔣董應該找您了吧?集團那邊,下午要求召開董事會。”

“給我打電話了。”夜森蒼老的身體無力的靠在輪椅上,就說了這麼會兒話,他已經疲憊不堪,“我下午,跟你一起去公司,但是……”

夜森一個但是,拖得很長,這語氣顧慮重重,又有些難以開口。

他當然知道現在的形勢,也知道冷千雪孤立無援,在這個時候,他必須要成為她的後盾。

這是夜震霆出事前再三交待的大事,他不能怠慢。

但其實,他心裡很冇有底,一是不知道冷千雪有冇有能力撐起這個家,二,他不確定冷千雪是否能一直留在夜家……

畢竟她還那麼年輕,不可能終生不嫁。

況且,冷夜兩家的恩怨,也不是說散就散的。

萬一哪天冷帝風回來了,把她帶走,那夜家可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