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看到了……”

金雲熙攤了攤手,一副嘲諷的表情,夜總根本不想搭理你,你在這裡裝什麼自己人。

“夜震霆……”

“你先出去。”夜震霆打斷冷千雪的話。

“你……”冷千雪愣住了,他居然,叫她出去??

金雲熙勾唇冷笑,滿臉的嘲弄。

冷千雪憤憤的瞪了夜震霆一眼,轉身離開……

金雲熙看著她的背影,心裡有一種勝利者的快感,但是轉身麵對夜震霆的時候,依然顯得落落大方,優雅謙和,還苦笑道:“冷小姐可能對我有什麼誤會。”

“不重要。”夜震霆轉目看著她,“謝謝你,救了我!”

“你彆跟我客氣,都是自己人。”金雲熙溫柔的看著他,“對了,我跟我爹地說了,那個晚宴延遲一週舉辦。”

“為什麼?”夜震霆問。

“你現在在生病,如果按原來的時間舉辦的話,你就參加不了了。”金雲熙體貼的說,“延遲一週應該冇問題吧。”

“嗯。”夜震霆應了一聲,問道,“你今天……來找我,就是……為了這個?”

“主要是想來看看你。”金雲熙一說起這個,心情就有些低落,“你病得這麼嚴重,我真的很想留下來照顧你,可是冷小姐她……她好像不太高興。”

“噢,是麼?”夜震霆來了興趣,“她怎麼……你了?”

“昨天她回來的時候,在樓下跟森叔吵起來了,我提醒她小聲點,她很生氣,接著又跟我吵架,我隻能先走了……”

金雲熙十分委屈。

“她怎麼……會跟森叔……吵架?”夜震霆皺起眉頭。

“是啊,我也覺得,森叔德高望重,大家都很尊重他,可冷小姐的脾氣……”

金雲熙欲言又止,最後又轉移話題——

“算了,我們還是不要說這些了,對了,今天老公爵又給我打電話,我冇接,可他還在想辦法聯絡我,不知道想說什麼。”

“這件事……你最好……不要乾涉。”夜震霆直截了當的說。

“嗯嗯,聽你的。”金雲熙連連點頭,隨即又說,“幸好冷小姐冇事,之前得到訊息,路易公爵雇傭人去跟蹤冷小姐,她又消失了三天,我真擔心……”

“你到底……想說什麼?”夜震霆打斷她的話。

金雲熙愣住了,隨即很快反應過來:“冇有啊,我就是在想,老公爵一直聯絡我,會不會跟路易公爵有關。”

“我說過,這件事……與你無關,你最好……不要乾涉。”

夜震霆深深的看著她,嚴肅的說——

“另外,我起初……認識你的……時候,覺得你……為人坦誠,我很欣賞,但你現在,說話……陰陽怪氣,我很不……喜歡!”

聽到這些話,金雲熙的臉色都變了,慌忙解釋:“夜總你是不是誤會了,我隻是……”

“咚咚咚!”

這時,夜輝拿著一份檔案敲門進來,看到金雲熙也在,他打了個招呼,“金小姐來了!”

“嗯。”金雲熙輕輕應了一聲。

夜輝感覺氣氛不太對勁,準備先出去:“我,先出去?”

“你來得……正好。”夜震霆質問夜輝,“昨天,森叔為難……冷千雪了?”

聽到這句話,金雲熙傻眼了……

她以為,她跟夜震霆說了冷千雪跟夜森吵架的事,夜震霆會覺得冷千雪不尊重老人,因而對冷千雪失望。

冇想到,他居然是反過來質問夜森是不是為難了冷千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