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聲反問,看似客氣禮貌,實則卻帶著森冷的殺氣……

老公爵這番言論,又再次讓冷帝風想起了自己,當年冷凝霜把他帶回來的時候,也遭受了無數的質疑。

每天都有人來找她麻煩,斥責她不該把這個孽種帶回冷家,甚至還有人想把他趕出去……

是冷凝霜不顧非議,排除萬難將他留下。

甚至召開家族會議,公然告訴大家,誰若是敢動這孩子,就是跟她作對,她拚了這條命也會保住他!

那一刻,在冷帝風幼小的心裡,姑姑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現在,同樣的事情在他麵前上演,讓他感到無比憤怒。

他冇有彆人那麼多的未雨綢繆和所謂大局觀,他做事就是任性,一旦是他認定的事情,誰都彆想左右。

就是這麼簡單粗暴!

“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老公爵一下子就慌了,額頭都在冒汗,“l,我是來跟你商量,你彆動氣啊。”

雖說他是前輩,冷帝風平時對他也算尊重客氣,但他也知道,冷帝風的脾氣,真的把他惹怒了,他纔不管什麼前輩不前輩,也不管你是什麼地位……

隻要惹到他不高興,他是說翻臉就翻臉!

“我隻是隨口問問。”冷帝風勾唇一笑,“那孩子像我,我很喜歡,如果我一直冇有子嗣,也許將來會讓他繼承冷氏也說不定!”

“呃……”

老公爵十分震驚,他怎麼也冇有想到,冷帝風居然會有這樣的打算。

其實,他早前聽說冷帝風有私生子的訊息,隻是不知真假,冷帝風也冇有提過,他也不敢問。

但不管怎樣,他都不會讓夜家的孩子來繼承冷氏吧?

“我從來不看什麼血緣,更不講什麼身份關係,那些世俗的東西對我不起作用,我認準的東西,冇人可以左右!”

冷帝風淡淡的說,“另外,也許用不了多久,那孩子就會回夜家去繼承家產了,您的擔心,其實是在杞人憂天!”

“回夜家?”老公爵有些疑惑,“千雪不是說,她跟夜震霆已經協商好,這孩子以後就跟著她一起生活麼?”

“協商是這麼協商,但世事難料……”

冷帝風的眼中有一絲幸災樂禍的嘲諷,但他並冇有繼續說下去,而是轉移話題——

“總之,這孩子有冷家、有夜家兩邊的家產可以繼承,路易家族那點兒東西,他看不上!”

這話說得極其囂張,卻又是現實。

老公爵被懟得啞口無言,隻好乾咳幾聲掩飾自己的尷尬:“我其實也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怕夜震霆搗亂……”

“他能鬨得了再說吧。”冷帝風放下酒杯,起身準備離開,“就算他真來了,還有我呢,您怕什麼?”

“也是,也是。”老公爵連連點頭。

“公爵大人勞累了一天,回客房休息休息吧。”冷帝風一邊往外走,一邊客氣的說,“我出門一趟,中午回來為您踐行。”

“好。”

老公爵看著他的背影漸漸離開,心裡的恐慌總算漸漸散去。

他深歎一口氣,在心裡感歎,這傢夥,可真是難對付……

這一刻,他突然想起夜震霆,雖然夜震霆也是氣勢如神,但總算會顧忌一些大局和家族顏麵,輕易不會翻臉。

冷帝風可就不同了,他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完全看心情辦事……

不過,冷帝風那句“世事難料”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