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千雪冇有在病房逗留太久,默默離開了。

臨走前,夜震霆拉著她,跟她商議:“這幾天能不能讓孩子留下來,參加完老爺子的後事?三天後,我會把大寶和三寶交給你。”

“好。”冷千雪爽快的答應了,卻又警告,“不要玩花樣!”

“你放心!”夜震霆疲憊不堪,“我說話算數!”

冷千雪點點頭,轉身離開。

她不喜歡這樣的場麵,她想一個人靜一靜。

冷漠一邊開車,一邊小心翼翼的從後視鏡觀察她的臉色:“冷小姐,您冇事吧?”

“冇事。”冷千雪十分平靜,“去秋山陵墓園!”

“啊?”冷漠愣了一下,連忙迴應,“是。”

秋山陵墓園,是埋葬風千楊的地方,後來冷千雪把朱媽的骨灰也埋在那裡。

她曾發誓,要用夜振雲和淩龍的鮮血來祭奠朱媽。

還有父親,當初也是被夜振雲逼死的。

這血海深仇,現在也算是報了。

但冷千雪冇有絲毫的快感,有的隻是茫然和失落……

細雨微涼,冷千雪穿上風衣,抱著兩束百合來到父親和朱媽的墳前,給他們獻花,然後對他們說:“爸爸,朱媽,我已經為你們報仇了!你們可以安息了。”

雖然這麼說著,但冷千雪卻又想到,父親當年隱瞞被迫害的事情,其實就是不想讓她報仇,他希望她能過著平靜幸福的生活。

而朱媽臨死前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是:“要活下去,活下去……”

他們都希望,她能夠好好活下去,其他的,並不重要。

冷千雪歎了一口氣,怎樣都好,大仇已報,她該走了。

這個城市,記載了太多的悲歡離合,愛恨情仇……

她再也不想回來了。

“冷小姐……”冷漠輕聲稟報,“小翠來訊息,說路易公爵來海城了,應該是先生讓他來接您的。”

話音剛落,冷千雪的手機就響了,她接聽電話:“路易!”

“千雪,你哥讓我來接你,我直接去你家可以嗎?”

“可以,我現在回去,秋名山見!”

“好嘞,待會兒見!”

路易公爵的聲音帶著抑製不住的喜悅。

冷千雪卻十分平靜,她知道,她若是極力反對,也是可以拒絕這門婚事的。

哥哥再怎麼強勢,卻也從不逼她做任何事。

但是,冷千雪真的厭倦了那種恩怨情仇的糾纏……

她想,也許跟路易在一起,就會放下所有過去,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路易公爵為人簡單淳樸,待人真誠,家世又好。

而且他的家族在法國皇室有著特殊的地位,與世無爭,卻又受人敬仰……

嫁給他,可以過上安穩的生活。

這是冷帝風為她挑選的,最好的歸宿!

冷千雪知道,哥哥給她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所以,她欣然接受。

回去的路上,冷千雪側頭看著窗外的濛濛細雨,腦海裡浮現許多往事……

她跟夜震霆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彷彿在這個雨幕中漸漸清晰起來,卻又隨著沿途的風景,一點一點的被拋之腦後……

冷千雪在心裡反覆告訴自己,放下吧,是時候結束了。

此時,醫院。

夜震霆正在安排老爺子的身後事,突然感覺天旋地轉,視線變得模糊起來,他下意識的伸手扶著牆,晃了晃頭,抬目看著前方……

還是看不清楚東西。

怎麼回事?

怎麼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