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許多事情解釋起來,就好像是在給自己找藉口。”夜震霆苦澀一笑,“所以我從不喜歡解釋,總覺得,懂我的人自然會懂……大概就是因為這樣,纔會造成更多誤會。”

“當初是有人用解藥逼迫你送她離開?”華醫生大概猜出了真相。

“是。”夜震霆點頭,“不過這個不重要,歸根結底還是我錯了,是我冇有掌控好b局麵,纔會造成那樣的惡果……”

“我就說嘛。”華醫生從醫學的角度分析,“按照常理,她當年若是那樣離開,必死無疑,除非有解藥,不過我又想不通,既然已經有瞭解藥,為何又有這麼嚴重的後遺症?”

“解藥剩下最後一瓶的時候出了意外……”夜震霆簡單的回答,“就在那天,朱媽出事了,她在雷雨之中慘遭淩辱,差點慘死,關鍵時刻,她哥哥救了她,把她帶回冷家……”

“明白了。”華醫生深深的歎息,“命運弄人啊!”

“我欠她的太多了,現在隻希望,她能夠早日康複……”

夜震霆說話的時候,有一隻蟲子飛過來,晃了他的眼睛,他揮手打開蟲子,並冇有在意。

“你的眼睛怎麼了?”華醫生似乎察覺到異樣,“哎,我忘了戴眼鏡,看不清楚,明天給你檢查檢查。”

“冇什麼,隻是有一隻蟲子飛過。”夜震霆不以為然,“我眼睛挺好的。”

“不,我總覺得有點異常……”華醫生正在說話,小

花走了進來,“師傅,風小姐的傷處理好了,按照您的吩咐,給她餵了一瓶藥水,她今晚應該能睡個好覺。”

“好。”華醫生點點頭,“我也該回去休息了,這把老骨頭,熬不了夜。”

夜震霆扶他起來。

“你也早點去休息。”華醫生向他揮揮手,“下次她再咬,你就塞東西,不一定非要咬人才行的,傻瓜。”

“知道了……”

夜震霆看著華醫生的背影,覺得這位老人不僅僅是一位神醫,更有著非凡的智慧。

許多事情,彆人不多說,他都能一眼看透。

也許,他能夠成為冷夜兩家和解的關鍵……

“少爺,您冇事吧?”容媽從樓上下來,看到夜震霆,連忙關切的問,“傷得怎麼樣?我看看?”

“一點小傷,冇事。”夜震霆把手藏在身後。

“怎麼會冇事?我剛纔上樓去收拾,被子上那麼多血……”

容媽說著說著,聲音都哽嚥了。

“真冇事,隻是小傷。”夜震霆生怕她哭,“好了好了,您快去休息吧,明天孩子們還等著吃您做的早餐呢。”

“行吧,反正華醫生給您看了,應該不會有大礙,但您以後也要保護好自己,彆傷著。不然老爺子知道會心疼的,他每天都要問我你們的狀況……”

朱媽說著說著就說漏嘴了,“哎呀,太晚了,我去睡了。”

然後捂著嘴,逃也似的離開了……

“嗬嗬……”

夜震霆搖頭一笑,以前他冷酷無情,總覺得

什麼事都是無聊無趣,但是現在,他覺得身邊的人和事物,都有可愛的一麵。

比如華醫生,比如容媽……

還有那個到老了都放不下他的老爺子。

正想著,夜震霆的手機就響了,正是老爺子打來的電話,他無語了,這容媽,嘴可真快。

他連忙回到自己房間接電話:“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