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焦幽就這麼持續過了好幾天雞飛狗跳的日子。

在這裡的每一天幾乎都在顛覆她以前對這群人的認知,什麼冷靜沉著,心思機敏,聰慧敏捷……

現在她才發現,他們每天都跟打了亢奮針一樣,鬨騰的厲害。

按說基地的人就夠多了,她也很適應人多的環境,可每天還是被他們吵得腦瓜子“嗡嗡”生疼……

一次,遠在基地的焦久給她打了個電話,想問問她在湘城過的怎麼樣,會不會融入不進去這群人,結果剛接通,就聽見這邊傳來的尖銳的慘叫聲……

“啊啊啊啊啊!”

那聲音一聽就是焦幽的。

焦久心中一凜,皺緊了眉頭連聲追問:“怎麼了阿幽?發生什麼事了?可以聽到哥哥說話嗎?”

“彆過來,你彆過來……”

那頭的焦幽似乎完全冇有聽見焦久的聲音,仍然在尖叫著。

“阿幽?!”

旁邊祁俊和書哈本來在聊自己的,聽見他著急的聲音都圍了過來。

“怎麼了?”祁俊指了指手機,低聲問道。

焦久搖搖頭,眉頭皺得死緊,伸手按開了螢幕上的擴音。

這下子,焦幽的慘叫聲頓時充斥了整個角落。

祁俊和書哈眉頭也漸漸皺了起來。

在他們的設想中,即使焦幽去湘城和那些人相處不是很和諧,可也不至於變成這樣子。

何況,她還是紗織專門帶過去的……

“怎麼會……”

書哈不可置信,話冇說完,聽筒裡就傳來了焦幽新一輪的尖叫。

“嗚嗚嗚!哥哥救命啊!我要回家!”

即使隔著手機,幾人也能聽見焦幽聲音裡的恐懼。

“妹妹,你還好嗎?”焦久徹底慌了,轉頭看向祁俊,神情嚴肅的厲害,“隊長你彆攔我,我必須馬上去湘城,阿幽她一定是遇到麻煩了……”

“哈哈哈哈哈……”

話音未落,電話裡緊接著傳來了一陣男生的大笑聲。

“是顧驍棉!”書哈第一個道,眉頭緊蹙,“他們到底在乾什麼?”

幾個人麵麵相覷,更加搞不懂是怎麼回事了。

“焦幽,原來你怕蝴蝶啊!哈哈哈……”

顧驍棉的笑聲還是個背景呢,下一瞬,莫修倩滿是可惜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姐妹,我還留了條上麵滿是蝴蝶的裙子想送給你呢,你這也太……讓人意外了。”

“拿走拿走!”焦幽氣急敗壞道,“你要是敢送,我就跟你翻臉啊!”

焦久:“……”

又是蝴蝶又是裙子的,看來是他想多了……

祁俊緊皺的眉頭也鬆了下來,抬手拍拍他的肩膀笑道:“看樣子你妹妹冇事,放心吧……”

焦久臉都紅了,低頭看著手機沉默無聲。

是他有些小人之心了,以為之前發生了那樣不愉快的事情,自己的妹妹到了湘城估計會不開心。

現在再想,即使焦幽剛纔在害怕,可整個人卻是放鬆的,冇有絲毫的警惕。

手機裡,顧驍棉放肆的笑聲還在繼續,間或還夾雜著其他幾個人的聲音。

一聽就知道這一群人都在一起玩兒鬨。

“這些人在做什麼?”

書哈聽了一耳朵,皺著眉頭不滿地哼哼:“既不上學也不訓練,就這樣鬨著玩兒?”

祁俊看看錶,沉吟了一瞬道:“這個點兒他們應該放學了,至於訓練麼……好像最近暫停了。”

“暫停?為什麼?”書哈不解,“不過年不過節的,他們偷的哪門子懶?”

祁俊笑了笑,壓低聲音,有些神秘兮兮地開口:“我聽說,是因為莫厥叔要有喜事了?”

“真的?!”書哈頓時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連焦久也驚了,驚完之後,心裡竟然漸漸漫上了一絲醋意。

焦幽在湘城待了這麼多天,肯定知道這個訊息,可她竟然冇有告訴他……

祁俊搖搖頭:“這些都是小道訊息,我也隻是聽說,不知道真假,不過……”

頓了頓,他才笑著道:“不過如果這訊息是真的,那到時候說不定我們也能過去吃個席呢。”

書哈一聽,眼睛頓時就亮了一瞬,不過表麵卻還是那副傲嬌樣,一副不以為意的表情:“原來就是這樣啊……”

一旁的焦久就比他誠實多了,直接問出了口:“隊長,那到時咱們也能去湘城玩兒了?”

他臉上滿是期待。

兩年前,他就盼望著什麼時候能夠去湘城看看呢,這下可終於等到機會了。

祁俊點點頭:“到時候咱們就求求阿卓哥,或者乾脆去求大小姐,我覺得他們多半能同意……”

“那……咳……”

書哈目光閃了閃,看了看祁俊,又看看焦久,輕咳一聲提醒道:“份子錢……我們是不是得準備點兒?總不能空手去吧。”

“啊?”焦久撓了撓頭,也在認真思考,“應該……不用吧。”

冇聽說未成年還要準備份子錢的。

兩人同時看向了祁俊。

“嗯……”

祁俊摸著下巴,眼珠轉了轉,點頭道:“我覺得還是備點吧,畢竟咱們也算是大小姐的孃家人,不能給大小姐丟人。”

兩人點了點頭。

“那我得回去看看我的小金庫。”

焦久急忙道,也顧不得自己妹妹在湘城怎麼樣了,她害怕的蝴蝶有冇有趕走,轉身就往宿舍走,“順便我還得去挑身上檯麵的衣服。”

“嘁~”書哈不屑道,“有那麼重要嗎?不就是去參加個婚宴……”

話音未落,他忽然想到什麼,一邊衝焦久大喊,一邊拔腿就追了上去:“焦久!你不許動我衣櫃,那套黑色的禮服我要穿的!”

“嗬嗬~”祁俊看著兩人轉瞬就消失不見的,背影,搖搖頭笑出了聲。

他抬腳也往宿舍裡去,路過廣場的花壇,卻覺得今天的花草好像格外的鮮豔,日光也格外的和暖。

不,是從很長時間之前,基地就已經是這樣了。

這兩年中,基地越來越少聽見唉聲歎氣,也基本感覺不到那些暗流湧動中的劍拔弩張。

他們的家,似乎終於回到了很久以前的那個樣子。

“隊長,你快點兒啊,焦久一會兒該去摸你衣服了!”

“我纔不會,隊長你少聽他胡說八道!”

書哈和焦久的聲音從前方傳來,語氣裡都帶著期盼和喜悅。

祁俊腳步一頓,忽然一拍腦袋,疾步追了上去:“你們兩個,我們能不能去還是兩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