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股內勁開始不斷的對撞,在場的都是高階的武者,能夠感受到兩者手掌之間湧出的強大的內力。

“能夠被千代子小姐納入麾下,果然不簡單,等會我設宴,井上君可要跟我多喝幾杯。”佐藤皮笑肉不笑的說。

“這個是自然!”

此時,佐藤的內心已經確定眼前的人就是那個千代子身邊剛出現的強者了。

“千代子小姐,你身邊有如此高手,怎麼不早點介紹給我認識?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對此,千代子隻是輕笑下,並冇有多說什麼。

“如今我們聯盟能夠有如此高手相助,可喜可賀,這樣吧,我們今天什麼都不談了,先去就宴,走!”

雖然不知道佐藤這傢夥在搞什麼,但一定是鴻門宴,這一切他都做好準備了。

當然這也在千代子和寧凡的計劃當中,就擔心佐藤不會對他們動手,如果動手那就好辦了。

一處宴會大堂中,佐藤吩咐人上菜,自己則是跟著寧凡閒聊起來。

如果不是寧凡早就知道佐藤的為人,還真容易被這傢夥忽悠過去,這演技要是換在七十多年前,必定是一位政客。

寧凡運轉了陰陽眸,有高手正在朝著這邊大廈靠近,足足有三尊半聖強者。

這分明就是要將兩人一網打儘的節奏。

千代子眸光冰冷,她知道佐藤會對自己動手,但冇想到會這麼快,看來對方已經知道宮本已經隕落。

內心已經做好動用八咫鏡的準備。

“佐藤,有事你就說吧,何必藏著?”寧凡說道。

“哈哈哈,果然你們已經有所察覺,那我就不必說什麼了。”

佐藤驚訝自己竟然被髮現了,看來寧凡真的不簡單,能夠殺死宮本的人尤其是那麼簡單的,笑道:“井上君,我隻是想建立一個自由的國度而已,但你也知道這權得一個人掌握在手中。”

“所以你要殺了我和千代子?”

“千代子小姐作為神的後裔,流淌著尊貴的血液,我自然是不捨得,但說實話,我要建立的國度是冇有神權的存在的,十分感謝你們幫我除了宮本這個莽夫,對於他我還是有點頭疼的。”

佐藤接著說道:“當然,我也會給兩位留一個機會,宣誓效忠於我,日後建立國度,我會給你們足夠的封賞,但如果執意站在我對立麵,那麼就休怪我無情,哪怕千代子小姐是天照神的後裔。”

“你的胃口還真好大,要是我們做了你的奴仆,那你豈不是隨便處置我們,你自己說的,你要作為一位君王,那你自然不會對一個威脅到你地位的人手下留情。”

“井上君果然是聰明人,那麼這杯酒後就是永彆。”

“當然!”

兩人各是喝了一杯酒,強行的氣息瞬間湧現而出。

千代子一揮手,製服裙化作了潔白的長裙,擋住了這恐怖的波動。

整個大廈像是被精準爆破一樣,轟然的倒塌,數道身影從廢墟中飛出去,其中佐藤的人立刻對千代子等人動手。

此時,千代子立刻祭出準帝器八咫鏡,可是下一秒,隨著一輪綠色光芒的器物飛昇上空後,八咫鏡的威能被鎮壓住了。

能夠對抗八咫鏡的威力,那就說明對方也是一把帝級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