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茯苓當然不認識,所以她纔要找律師。

“既然被侵權,那就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大不了打官司,打官司可是律師的看家本領,你說對嗎,李律師?”

李律師看著她,突然笑了。

他跟朱茯苓隻合作過一次,但她留給他的印象,卻是最深刻的。

不是因為她年輕漂亮,而是因為她的處事作風。

太漂亮了。

冷靜利落,邏輯清晰,一針見血,並且打從一開始就準備好所有的證據和資料。

一出手就要把事情辦乾淨。

跟那些來谘詢,卻對法律一竅不通的人,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太聰明瞭。

跟聰明人打交道,根本不需要多廢話。

李律師坐下來,把資料都看了一遍,確定這些資料足夠告倒錢勝利,於是看朱茯苓的眼神越發欣賞。

“我這次過來是受許先生所托,許先生已經預付了我差旅費,讓人給我安排了住宿,隻交代我聽朱小姐的安排,聽朱小姐的意思是要打官司?不過朱小姐應該冇忘記,請我打官司,價格可不便宜。”

朱茯苓現在就是要贏,要錢勝利付出代價。

上報紙發聲明,1萬塊錢說花就花,眼睛都不帶眨的,請律師的錢難道還會摳搜不成?

“隻要能告倒錢勝利,李律師開價多少,我都ok。”

不僅聰明,而且出手大方。

李律師當然不會獅子大開口。

是許先生開口邀請他來,這麵子是要給的,再說朱茯苓的性格,實在很對他的胃口。

“看在熟人的份上,給你打個8折,不過打官司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你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朱茯苓兩眼一眯,“我需要速戰速決。”

一看就是有了主意。

所有人齊刷刷看過來。

李律師都說了是持久戰,她還有什麼辦法速戰速決?

“朱小姐,你是不是有了什麼主意?”

“是有了計劃,不過需要李律師跟我走一趟。”

大家麵麵相覷,更是一頭霧水。

但就是有種強烈的直覺,那就是她既然說得出,那就一定做得到。

這種感覺很奇怪,可她冷靜淡定的氣場,就是莫名地讓人對她有信心。

陸放立刻叫上兩個兄弟。

“去哪兒?我們跟你一起去。”

“去工商局!”

今天不是剛去過,還碰了一鼻子灰嗎?

那辦事員擺明瞭不會處理他們的投訴,甭管再去幾次都白搭。

“所以纔要理律師出馬。”

朱茯苓微微一笑,把林彥叫過來,如此這般交代了一些事,然後代理律師直奔工商局。

辦事員一看是她,整張臉都拉下來。

“不是說資料冇有準備好,讓你回去等訊息嗎?一天來好幾回,那是你閒著冇事兒,以為彆人也跟你一樣嗎?我們這可是很忙的!”

辦事廳裡很多人。

有人認出朱茯苓,忍不住搖頭。

“姑娘,你就甭投訴了,人家一看就是背後有人,你就是跑斷腿,嘴皮子都給說破也不頂用,換個生意做吧。”

誰都看得出來,辦事員就是故意針對她。

偏偏辦事員手裡還有那點權力,說不給辦,那平頭小老百姓就一點轍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