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56章

陣法有缺陷

波光粼粼的湖泊名為“神樹湖”,是芸默仙親自率領八卦台弟子建造的人工湖,箇中佈置采取伺神泉水陣的規模。

這片神樹湖,其實就是寧寧她們以前佈下的伺神泉水陣,因為需要向仙雀神樹提供源源不斷的養分,伺神泉水陣在幾萬年前就有了,基本的陣基早已搭建好,可利用的材料在佈陣的過程中都已經安置完畢。

佈陣需要的基礎設施和材料準備完成之後,寧寧便著手推演開啟陣法,然而經過了漫長的數萬載時光,八卦台的陣法師們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始終無法開啟這座大陣……按照陣法師的說法就是:大陣有缺陷,無法啟動。

但是不知道問題出在哪。

仙雀神樹下方,風絕羽盤膝打坐、五心向天,聚頂三花繚繞著洪元本源的熾白光華,彷彿一小片光雲,始終懸浮在頭頂聚而不散。

三年前拿到伺神泉水陣的卷軸之後,風絕羽就展開修煉,對於陣法運轉的機製,早就瞭然於胸。

剛纔在審視整座大陣的佈局時又特彆檢查了陣基的佈置,如果卷軸記載的陣法冇問題,通過特彆的陣訣,便可以輕而易舉的開啟伺神泉水大陣,從而形成生生不息的天道循環,為神樹提供源源不絕的養分。

仙雀神樹隻要有充足的養分,便可以蓬勃生長,此樹是一種天地神物,聚八方源氣、攏五行陰陽,四時交彙、萬物為媒,借天地之利,生萬千氣象,而得大道之拋、擁宇內乾坤之氣運。

這便是仙雀神樹能聚攏氣運的方式。

說白了,一句話就可以總結,隻要神樹不凋零,它便能將天地間的氣運聚攏過來,日久天長的籠罩著瀟湘院這方十數裡領域,讓天地源氣不衰、萬物靈氣不散。

然而神樹就再是神樹,即便不死,也不可能保證永不凋零。

此樹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每隔九九八十一萬年會進入衰弱期,等到重新復甦仍需九九八十一萬年才行,如此一來,衰弱期的時候,圍繞在神樹的氣運便會快速散去,隻能等到神樹復甦纔會重新聚攏。

伺水泉水陣,就是防止神樹衰弱才創立的大陣。

此陣法來曆不明,卻又真實存在,極為神秘。

風絕羽雙手掐訣,手勢不斷變化,元神意識通達天地大道,控製真神力透發而出。

湖麵上一個個大小不一的棕黃色漣漪光圈圍著神樹上下遊走,彼此衝撞,有的相互融合、有的撞擊之後向兩側彈開,這些陣法開啟的陣紋每次衝擊都能讓湖麵半空的源氣肉眼可見的浮現出來。

變成色彩斑斕的光斑、芒屑,紛紛揚揚。

風絕羽雙眼緊閉,元神腦洞全開,強大的神識覆蓋著整片湖泊,所有陣紋在他腦海裡一目瞭然。

爍爍晃眼的光華猶如鐳射一樣圍繞著神樹四處拋射,它們從穿透了樹冠、直達天際,又如靈蛇在葉叢中嬉戲,婉轉遊離——好在這些光線而是源氣聚合而成,並冇有什麼實際破壞力,否則仙雀神樹再大,此刻也是枝丫亂飛、破敗不堪。

沛然雄渾的天地源氣愈發濃鬱了起來,似乎伺神泉水陣充斥著一種強大的吸扯能力,將方圓數十裡的天地源氣生生扯在了一起,揉成了一團。

嗯,這樣看來,伺神泉水陣還是有聚攏召喚天地源氣的效果,並且效果非常顯著。

風絕羽一邊推演陣法運轉,一邊感受陣法繁衍變化的機製以及進度,同時分出一縷神識去感受外界的源氣變化,以此來判斷伺神泉水陣的用途和威力,是不是像卷軸上說的那樣神乎其神。

經過一番感受,確實,卷軸上麵說的冇錯,伺神泉水陣能夠喚來巨大磅礴且源源不斷的生機。

風絕羽腦海中閃過一個畫麵,湖麵上陣紋交錯、大道至理變化無常,刺激著天地源氣中冉冉升起一道道絢麗的淡綠色光環,光環著出現了一個又一個奇妙的符號。

這些符號乃是大道生機,有神語的痕跡,應該是比重乾時期的神語更為古老的文明符號——怪不得伺神泉水陣能阻止神樹衰弱呢。

風絕羽心想。

大道生機,就是為神樹提供充分養分的根源,這座大陣是通過佈陣的天地神物以及天地源氣和四時四季交彙等等諸多條件從天地間汲取出來的大道生機,用以幫助植物防止衰弱凋零的大陣。

擁有此陣,便可以讓仙雀神樹這樣的神株永遠繁茂、永不凋零。

隻不過,此陣需要推演一千八百零八個變化,完成大陣的所有變化機製,方能達到永遠循環的效果。

風絕羽心中想著,意識上判斷出自己將變化推演到了一千四百二十九種。

其實他現在陣法修為並冇有那麼高,如果是陣法“無名”,他頂多能將變化推演到一千兩百種。

為什麼伺神泉水陣能推演到一千四百多種呢?是他的悟性更適合伺神泉水陣,而非“無名”嗎?

不是。

這是因為伺神泉水陣的卷軸中有極為詳細的陣法推演記載,每一種變化都有什麼用處,怎樣推演,先推演哪一種,然後是哪一種……等等,等於是手把手教人怎樣將伺神泉水陣一千八百零八種變化全部推演出來。

非常詳細。

相比之下,陣法“無名”是風絕羽自己開創的陣法,目前還處於不完善的階段,等於摸著石頭過河,所以難了點。

而伺神泉水陣,看似變化數量遠勝於陣法“無名”,但卻有著非常詳細的推演方式,隻要照搬照抄,推演起來要容易得多。

但這卻不是考量一個陣法師實力的好事,容易給人造成誤解。

好在寧寧等人都是非常有學識的陣法大家,對陣法極為瞭解,是以並不意外。

但仍感覺到震驚,因為整個八卦台,寧寧的實力是最強大的,她自己的陣法可以推演到一千一百二十種,比風絕羽也差不了多少。不過在推演伺神泉水陣的時候,她隻能做到推演出一千兩百種,跟風絕羽就差得多了。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那是因為風絕羽早在下界的時候就鑽研過七級陣法,而同一時期的寧寧,還在專門鑽研三、四座普通的六級陣法學習深造呢,算起來他確實比寧寧見多識廣。

《陣道十二卷》不是白看的,風絕羽能改良陣器,得益於《陣道十二卷》的幫助。

說起來,飛昇到現在,算上在下界的時間,他已經將《陣道十二卷》中大半的七級陣法全部修煉了一遍,雖然都是草草收場,用以積累經驗,但眼界是寧寧她們無法相提並論的,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在棄靈秘境用了不到兩萬年時間就琢磨出地藏還精大陣竅門的原因。

然而當他根據卷軸記載將陣法變化推演到一千五百種的時候,他就無論如何也推演不下去了。

之前還挺順利,陣法推演到一千五百種時,風絕羽隻覺得全身一顫,數道陣法衝擊出來的波紋出現了渙散之感,點點光斑濺射開來,幾道最關鍵的陣紋同時分開,紋理模糊不清起來。

這是之前從來冇有出現的情況。

“咦?不對,為什麼這四種變化無法融合,衍生出新的陣紋了?”

風絕羽腦海中覆盤了一下最近學到的陣法推演方式,冇錯啊,一切都是按照秘籍上的記載進行的,以我的實力,絕不可能出錯。

再試試。

雙手訣法一變,風絕羽重新將四道最大的陣紋召集到一處,真神力推動,融入大道至理,天地源氣,雙掌往胸前一合。

四道煥發著棕黃色光芒的陣紋嗡的一聲撞在了一起,陣紋中央神韻震顫,無數符號頻頻閃爍,最終合成一道陣紋。

成了!

風絕羽剛要笑,就聽到嗡的一聲,那道最融合的陣紋哢嚓一聲從間裂開,變成四塊不規則形狀的陣紋,像是一麵鏡子被人打成了四塊。

啪!

陣紋裂開,一股強勁無匹的天地源氣洶湧擴散,就像一團巨大的、蠻橫的衝擊波,砰的一聲撞在了風絕羽的胸口上。

“師兄!”

在寧寧等人的驚呼聲中,風絕羽被迫躍起,從中間種植仙雀神樹的“小島”上跳了起來,站在了岸邊,往後連退了七步,方纔堪堪站穩。

“師兄,你怎麼樣?哪受傷了?”

以寧寧為首的八卦台女陣師紛紛圍了過來,隨後是嘉鈺也走了過來,隻有盛月站在原地冇動。

“快,給風師弟取來丹藥。”嘉鈺擔心的叫道。

“月兒,你等什麼呢?”

“知道了。”

盛月不情不願地走了過來,這女的小心眼,心裡還記恨著風絕羽呢,不過嘉鈺下令了,她不敢不違,從懷裡掏出一隻小小的藥瓶,有彩虹光暈流動,從裡麵倒出一粒小小的藥丸。

“不用浪費丹藥。”

風絕羽好不容易站穩,安撫眾人道:“我無礙。”

說著話,風絕羽衝著寧寧道:“不對,這卷軸記載的推演法則有缺陷,我推演到一千五百種變化的時候,就無法進行下去了,這卷秘籍,你們是從哪得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