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55章

推演泉水陣

世子殿下曾經被封印在黑水嶺摩心洞的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想當初那座鬼神莫測的鏡花水月大陣難倒了太多夜魔界的頂尖強者,以至於讓堂堂魔王之子,被禁錮於敵營長達七萬年。

營帳裡麵的統帥們雖然都是七轉、八轉的強者,可麵對那座奇葩的陣法卻束手無策,後來聽說世子殿下脫困,竟是因為一個擅長陣法的神靈界神人,魔堡中的魔尊們感慨萬千,都說世子殿下吉人天相,遇到了那般驚才絕豔的人物。

如今得知瀟湘院的天罡戰甲乃是由此人改良,在場的統帥們又覺得理所應當了。

“難道瀟湘院的神人們如此驍勇,原來是陣器的原因,那個改良陣器的傢夥如果是救出世子的大陣師,這就合理了。”

“是啊,此人的陣法修為堪稱頂尖之流,恐怕就是在夜魔界也能排進前十了吧?”

“那是當然,彆忘了,創下鏡花水月大陣的人,可是七指魔王手下的首席大陣師倫亞啊,那可是號稱夜魔界最強四大陣法師的頂尖人物,風絕羽能破了鏡花水月大陣,斬了一雙雌雄夢蝰,改良幾座陣法,豈不是輕而易舉。”

眾統帥議論紛紛,片刻之餘,有人靈光一現,言道:“世子殿下,倘若我們擁有了這些經過改良的陣器,讓魔堡中的陣法師大批量製作,我魔堡弟子豈不是也可以擁有瀟湘院的戰力了?”

迴歸魔堡三萬年,儘管因為後期境界需要長時間對天道珠領悟實難提升太多,但有了被封印多年的經曆,世子長峰卻是穩重了許多,也學會了凡事會認真去思考。

這位統帥的言論彷彿給長峰指出了一條光明大道,短瞬間,長峰眼中閃過激動的神采,果斷道:“傳令大軍休整,加固防線,三日後,繼續向前推進,各部統帥切莫掉以輕心,前方斥候每隔半個時辰傳一次情報,本宮先去見芸默仙。”

說完,世子長峰不顧眾將,甩袖離去,前往祭月總壇。

這位統帥的話給他提了個醒。

三大魔王以及眾多反對勢力雖然擰成了一股繩,但綜合實力跟象征著夜魔正統的七指魔王還冇法比,可若是得到了那些改良陣器,斥巨資打造,給大軍裝備上,那戰爭的天平絕對會向反抗勢力傾斜不少,無論如何,也要將改良陣器的方法弄到手。

一刻鐘之後,世子長峰來到了祭月總壇,見到了芸默仙。

兩人一見麵,芸默仙少見露出動人的笑容邀請長峰入座:“世子殿下,你果然來了,說吧,我要看看世子殿下帶來多大的誠意?”

“你早知道我要來?”世子長峰錯愕了一下,目光中的芸默仙忽然給他一種運籌帷幄之感。

連胭羅和嘉言也驚訝無比,不知道芸默仙打什麼主意?

……

另一邊,犬齒部大本營,落座在大營中的犬齒部首領迦合查聽完了戰報,指著自己的兒子——第七子托墨葉道:“勿必想辦法弄出一套瀟湘院弟子身穿的天罡戰甲,另外,將羽山戰報送至魔王殿前,讓魔王決斷。”

魔統之爭的第一戰,出現了意想不到的事件,這個事件因為七指魔王部羽山戰線的失利迅速發酵。

七指魔王本部大殿內,一名禿頂的乾巴老者從沉睡當中甦醒過來,聽完了弟子的呈報,老者慵懶的雙目多出了幾許噬血的光芒。

“你打探的情報當真屬實?”

“回大尊,千真萬確。”

前來通傳的弟子規規矩矩的跪在地麵上,如實陳訴道:“茂禾嫡係部署當中有我們的耳目,他親耳所聞,天罡門最新改良的戰甲嵌入了新的陣器,這些陣器出自一個叫風絕羽的神人之手,此人正是當年悄悄破解了鏡花水月大陣的傢夥,此人改良的陣器,堪與魔王嫡係的重魔甲軍分庭抗禮,且每樣陣器似乎不止隻能使用一次,還能自行恢複陣法威能。”

“自行恢複陣法威能?”

禿頂的乾巴老者正是號稱夜魔界頂級陣法師中的翹楚人物——倫亞。

此人在陣法方麵天賦異稟,放眼夜魔界無人能及,光是他自己創建的陣法就多達三種,最弱的一種陣法能自行推演陣法變化多達一千八百種,幾乎是位於七級陣法師的巔峰境界了。

聽完了弟子的闡述,倫亞一雙細長的丹鳳眼閃過激動的情緒,聲音沙啞地笑道:“多少年了,冇遇見這般有趣的對手了,那個叫風絕羽的小螻蟻如今在夜魔界嗎?”

“這個暫且不知。”

“查,倘若此人在夜魔界,立刻通知本尊。”

“是……”

……

神靈界,瀟湘院……

還不知道因為幾件改良陣器影響了魔統之爭的風絕羽,帶著八卦台的美女陣師團來到了仙雀神樹麵前,隨行者還有嘉鈺。

姐妹們在前線打仗,他們幫不上忙,坐在家裡等著也是枯燥乏味,風絕羽就決定帶著美女陣師團們琢磨伺神泉水陣。

八卦台中央,枝繁葉茂的仙雀神樹插天而立、高大繁茂,翠綠色的葉片洋溢著濃鬱的生機,在葉片的尖端,時不時便有晶瑩的光芒頻頻閃爍,將這株能給秘境帶來龐大氣運的神樹渲染的猶如聖物。

雖然肉眼很難看見氣運的瀰漫,但站在樹下的人依舊能夠感受到一種神秘的氣機籠罩著整個瀟湘秘境。

托了這種氣機的福,天地源氣源源不斷地從四麵八方彙聚而來,讓整個秘境生機勃勃、源氣滿滿。

隻不過這株神樹似乎準備沉睡,勃勃生機依稀著逝去的跡象,茂盛的樹冠上,不少的葉子從翠綠變成了枯黃,每天都有不少葉片掉落下來,在地表的土壤鋪了滿滿一層。

而栽種這株神樹的周邊,還有一處直徑約達數十丈的湖泊,湖水波光粼粼,水質呈現純粹的深綠色,湖底還有一些特殊的水中植物萌芽,四周樹立著二十七塊足有兩米高、寬約一米左右的長方狀玉柱。

這種玉柱體積很大、質地十分純粹,色澤呈棕黃色,看著像神石,但裡麵的源氣卻與神石完全不搭邊。

風絕羽掃了一眼,知道這種奇特質地的玉柱叫——厚土玉。

說是玉,其實就是一種礦物,厚土玉十分特殊,可以將土壤的質地改變適合神樹生長的土質,乃是佈置伺神泉水陣的材料。

二十七塊厚土玉柱圍著湖泊,湖水是神水,一種神界特有的水,靈性極濃,用來澆灌植物可以加快生長。

這裡已經佈置了伺神泉水陣了,相當於蓋房子,打好了地基。

但是整座大陣現在並不完善,並且冇有開啟陣法。

“這裡已經布過陣了?”

風絕羽淡淡地問道,他看懂了,相信在自己來之前,寧寧已經帶著人按照陣法卷軸上麵的記載嘗試佈置了陣法,但不知道為什麼,陣法啟動後,無法發揮應有的作用。

果然,寧寧回道:“風師兄,其實姐妹們已經不止一次嘗試運轉大陣,我們完全按照卷軸記載佈置好了陣法,可運轉之後發現,這座大陣對神樹起不到半點作用,甚至陣法運行幾天之後,便會自行停轉,或者產生崩潰的跡象。”

“姐妹們鑽研了幾萬年,想儘了所有的辦法,也冇能查出到底哪裡出現了問題,風師兄,你的陣法修為遠在我等之上,我們隻能靠你了。”

風絕羽點了點頭,伺神泉水陣有問題他早就心裡有數了,可問題是大家都不知道問題出現在哪裡?

他問道:“這座大陣可以啟動嗎?”

“可以,但維持不了多長時間。”

“沒關係,啟動它,我先觀察觀察。”

“好。”

寧寧應著,從懷裡掏出一塊小小的簡令,這簡令呈令牌狀,成人小臂長短,通體如玉,散發微弱的白光,上麵佈滿了奇異的螺紋,好像符咒和神語的結合,又像某種陣紋。

這是啟動大鎮用的器物。

寧寧雙手捧著簡令,高高舉過頭頂,嘴裡振振有辭。

風絕羽看著、聽著,立馬懂了,寧寧正在開啟大陣,這需要一些時間,時間不會太長。

果然,也就是六息之後,簡令中衝起了一道白光,升空不足三米之外,突然折轉,射向其中一塊厚土玉柱上。

這些厚土玉柱平時看不出有什麼奇特之處,但隨著大陣開啟,二十七塊厚土玉柱裡麵同時爆發出棕黃色的光華。

二十七塊高大的玉柱,全部被棕黃色的光華連接起來,整個成了一個圓形的光之蔚藍。

由此開始,二十七塊高大的厚土玉柱中噴薄出一道道圓形狀的漣漪光圈,猶如孔明燈一般浮空而起。

它們並不沖霄而去,反而看似淩亂的飛向湖泊上空,密密麻麻的圍住了仙雀神樹,覆蓋了整片湖泊。

八卦台源氣鬱烈、氣機來回沖撞氾濫,漣漪光圈與漣漪光圈之間碰撞、組合,再拆分、重組,棕黃色的光華激盪間,衍生出了白華、紫華、青華等各色異彩。

風絕羽目光如炬,聚焦在這些漣漪光圈上,讚歎道:“這些漣漪波動,是陣紋,每一種代表一種至理變化。”

說完,他腳尖一點,從岸邊高高躍起,落地時,已經站在了仙雀神樹的樹下。

隨後盤膝一坐,雙手聚起真神力,附近的陣紋跟著他的意識緩慢移動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