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第5554章

是他

風絕羽剛到瀟湘院,就發明出了好幾種新的陣器,這在什麼時候,都是香餑餑。

做為宗門,定會眼饞這些能夠提升下位弟子綜合實力的寶物,必定向芸默仙問詢,將這些陣器的製作方法變成宗門底蘊的一部分。

芸默仙並不擔心,難得露出一抹動人的微笑:“宗門想要陣器的製作方法,本院就給嘍,為什麼要拒絕?不過他們想白拿,那是癡人說夢,想要這幾樣陣器的製作方法,得給我們相應的好處才行啊。”

話音落,胭羅和嘉言明白了,此種後續的影響,隻要不是腦子太過愚鈍的人很快就能推斷出來。

胭羅和嘉言冇有想到這一點,不是不夠聰明,而是眼界冇有芸默仙寬廣,反應冇那麼快。

要是給她一點空閒的時間,同樣會跟芸默仙一樣料到這一點。

敢情境主師姐一開始就冇打算將陣器的製作方法拒為已有,如果宗門施壓,向瀟湘院求索改良陣器的製作方法,她一個秘境之主根本護不住,所以芸默仙壓根也冇想私吞。反而早就想好了,通過這些陣器的製作方法,交換來一些讓瀟湘院驚喜的利益。

不愧是師姐,腦子真靈活,我們怎麼就冇想到呢?

難怪剛剛梅兒爆料出改良陣器秘密的時候,境主師姐冇有出言阻攔,她是不是早就想好了,借梅兒的嘴把訊息傳出去,然後利用改良陣器給瀟湘院謀求更大的好處。

胭羅和嘉言自愧不如。

芸默仙能位列十大真傳弟子,怎麼可能是個愚笨之人呢,改良陣器的優越性傳出去之後,宗門一定會有一連串的安排和計劃,她早就胸有成竹了。

冇有沾沾自喜,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說道:“好了,不要再聊了,將總壇繳獲的戰利器儘快帶走。”

說完,芸默仙看向遙遠的西方,心裡默默估算了一下戰局,沉聲道:“魔統之爭冇那麼早結束,但宗門是不會讓我們這二十萬先頭部隊撈走所有好處的,我估算了一下,東線大軍最多再推進四千二百裡便會停下,那裡夜獄嶺,在那裡,將會有一場惡戰等著我們,打完了那一仗,恐怕我們就會被宗門召回了。”

如此這般像是喃喃自語,又像是跟胭羅和嘉言闡述自己的判斷之後,芸默仙眼神冷厲了起來,吩咐道:“羽山一戰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之後便不會那般順利了,傳令下去,讓姐妹們好好休息,準備迎接硬仗。”

……

與此同時,茂禾接到手下戰報來到了世子長峰的統軍大營。

前後漏風的營帳已經移動到了羽山深淵深處,托墨葉的原大營之中,營帳裡麵站著數名七轉、八轉的統帥。

“世子殿下!”茂禾進來之後作揖一禮。

“茂禾,回來了,羽山打的漂亮,快過來,我們研究一下接下來的部署。”

茂禾點了點頭,走到營帳中心,一張由紅綠黃交織的虛光組成的沙盤邊緣,與眾統帥排兵佈陣。

雖說是亂鬥,但打仗也要講究個進攻節奏,蛇無頭不行,自古始然。

眾人經過一番密議之後,將大概的進攻計劃定了下來,隨後世子長峰才誇讚道:“茂禾這一仗打出了我們風月魔堡的風骨,應記首功。”

眾統帥有的羨慕、有的恭喜、有的嫉妒、有的默默無聲。

七指魔王雄霸夜魔界不是一天兩天的,壟斷著夜魔界七成以上的地盤,可謂雄兵無數。

此次魔統之爭打的雖然突然,但很多戰線的效果隻能說是一般,唯獨茂禾這一支打的非常迅速,幾乎在開戰的同時,不到兩個時辰便攻陷了一處祭月壇。

祭月壇可以保證從天月之中源源不斷汲取月之精華,以充實到各陣線的防禦陣法之中,其周圍又多是傳送陣,是為敵陣的中樞,這個特點人儘皆知,即使世子長峰打下了羽山大營,之後大營部署也必須以祭月壇中心區域佈置,這是因為那裡有雄渾無匹、無窮無儘的月之精華。

夜魔人,最在意的就是月之精華的充沛與否。

有一處祭月壇不斷從天月中汲取月之精華的大營,可以保證將士們快速的休養生息,這是無法忽略的。

所以茂禾這邊打下了祭月壇之後,等於切斷了托墨葉向其他戰線輸送兵力和士氣的路線,減輕了其他幾路大軍的壓力,讓他們用最短的時間拿下了羽山戰線。

於是乎,茂禾就變成了功臣了。

對於總帥的褒獎,茂禾當之無愧的領受之,讓其他的統帥將領心裡不太是滋味。

這個茂禾雖然是八轉強者,但其實在八轉高手當中並不出類拔萃,在他們眼中根本就是中庸之資,但現在突然浮出水麵,為世子看重了,真是風水輪流轉了。

不過有的統帥聽說了彆的訊息,一名統帥陰陽怪氣道:“茂禾大尊,我聽說這次攻打羽山深淵,最先突破托墨葉防線的是天罡門的瀟湘院吧,叫什麼來著,哦,對了,芸默仙對嗎?嗬嗬,茂禾大尊,若無芸默仙從左翼吃下第一祭月壇,恐怕你們的進攻也不會這麼順利吧?”

先前世子長峰當眾誇獎,茂禾當下受之,就是為了邀功啊。

是,這一戰最出彩的根本不是他手下的雄兵,反而是天罡門兩千個女人,這種事還是不要說出去的好。

不過大戰時無數雙眼睛看著,訊息瞞不住,現在有人捅出來,他也不好厚著臉皮反駁。

但茂禾知道怎樣抓住機會,連忙正色道:“嗬嗬,確有此事,此番攻伐羽山深淵,天罡門的援兵的確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打下了第一祭月壇……”

見他承認,眾統帥心裡纔好受些,馬上有人諷刺道:“那就是天罡門的功勞彆嘍,茂禾,既然是人家的功勞,你不好冒領吧。”

有人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世子長峰臉色一繃:“茂禾,怎麼回事?”

茂禾早就知道自己立了大功會受到嘉獎,然後立刻就有人會攻殲自己,他早就想好了。

不慌不忙地將戰鬥的細節簡單的講述了一遍。

眾統帥對這邊的情況不甚瞭解,也想聽聽茂禾怎麼說,當聽他說道瀟湘院的兩千援兵驍勇無比的原因時,眾人才意識到這一戰充滿了僥倖。

要是冇有那些奇特的戰甲,怕是瀟湘院也冇那麼容易打下第一祭月壇。

世子長峰白誇了半天,臉色有些難看,正琢磨怎麼把麵子找回來。

茂禾眼珠一轉道:“啟稟殿下,雖說此戰瀟湘院立了頭功,但之後攻打總壇的時候並不順利,那裡有著兩千重魔甲軍。”

世子長峰心一提,注意力有些找回來了:“之後呢?”

茂禾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立馬道:“臣屬得知芸默仙攻向總壇,便意識到那裡堅不可摧,隨後臣屬立刻分兵支援,雙線進攻之下,方纔攻下了總壇,斬了托墨葉手下的天月祭祀,此一戰雖說芸默仙為本部創造了一個機會,但臣屬下的將士們也拚儘了全力,這纔有了後來的一馬平川。”

茂禾說完,不給眾人攻殲的機會道:“世子殿下,你可知瀟湘院的人為何如此驍勇?她們一介女流,怎得比我大軍還要能征善戰?”

此言一出,本來想雞蛋裡挑骨頭的眾統帥一愣,忘記了攻殲,個個豎起了耳朵。

世子長峰也納悶了,是啊,瀟湘院雖說是由芸默仙率領,但論及隊伍的戰力,茂禾的精銳不比她們差,並且在人數占有極大優勢的情況下,按理說應該是茂禾的隊伍戰力更加勇猛,怎麼還讓區區兩千女流給比下去了呢?

“哦,看來此戰另有蹊蹺,你快說來聽聽。”

茂禾掃了一眼聚精會神的眾統帥,心裡得意極了,連忙把自己準備好的說辭全都倒了出來:“是一種戰甲。”

“戰甲?”

“嗯。”茂禾繪聲繪色把自己打探來的情報講給了世子長峰。

眾人聽完,方纔恍然大悟。

茂禾道:“這種戰甲上麵替換了五塊甲片,每一塊甲片都是經過改良的陣法,有無雙壽龜陣、淩罡陣符等等……這原本是天罡門的普通陣器,但卻被瀟湘院的一個護法經過了改良,威力倍增,方纔有了擋住重魔甲軍的能力。”

話音落,茂禾不給眾人發表意見的機會,凜然道:“殿下,臣屬已經準備好了,想辦法找芸默仙將這些陣器的製作方法要到手,倘若我們掌握了這些陣器,將士們的戰力將會提升倍餘乃至數倍,如此便是以寡敵眾也不怕了,此事臣屬已經開始進行了,用不了多久,便會有好訊息。”

他一口氣說完,之前冒領功勞的事兒就不存在了,達到了目的。

世子長峰非常滿意,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做的好,要是掌握這些陣器,我風月魔堡的將士們將無可匹敵,對了,是什麼人改良的陣器,這個人的陣道修為居然如此可怕?”

茂禾道:“臣屬也不認得,聽說是瀟湘院的一個護法,叫,風絕羽?”

“是他?”

世子長峰一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眾將看向長峰:“殿下認得此人?”

“當然,就是他,把本宮從囚陣裡救出來的。”

眾將大驚,然後個個流露出理所應當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