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實說,這樣的伎倆,許廣陵耍過不止一次了。

第一世時耍過,第二世時耍過,這第三世之前同樣耍過。

為什麼樂此不疲?

大概就像是釣魚吧,不能說每一個,但絕大多數的釣魚老,為的其實都不是魚。

那是為了啥?

為莫名其妙。

簡單來說,就是有病。

一種不需要治也根本治不好的病。

所謂“閒來垂釣碧溪上”,大概就是許廣陵此際的這種行為。也像是一個人吃飽了,在路邊散散步。

需要理由嗎?

真心不需要。

但這樣的場麵,太蒼月和紀飛妍卻是頭一遭見到。

這什麼玩意兒!

東邊轟轟轟,西邊鼕鼕冬。

南邊呼呼呼,北邊咕咕咕。

什麼鳥啊蟲啊獸啊,都像是被放在大鍋裡煮,然後,它們現在,沸騰起來了!

就連那些在水裡遊的,明明他們這附近冇有湖,但太蒼月和紀飛妍兩人的耳朵卻同時都聽到了巨大的劃水、拍水聲,那是遠方不知何處的水生凶獸在暴躁。

不過,對這種情況,兩女很是理解。

能勾得她們都有點忍不住的香味,對叢林中這些低品級的動物以及凶獸來說,那簡直就是禁忌般的存在。

冇有哪個能沉得住氣!

“你做的好事!”紀飛妍瞪了許廣陵一眼。

說著這話的時候,她還不自覺地又小嚥了一下口水,這使得她瞪得更用力了。

“來來來,我們喝湯。”許廣陵笑咪咪說道。

釣魚老從來都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泰山崩於前而色不動,惡狗追於後而神不搖。說著這話,許廣陵再次施展造物手段,就地取材,以身邊的草木凝了三個小……大碗出來。

這次就冇什麼講究了,三個一看就是一次性的簡便大碗。

“來,自己喝自己盛,喝多少盛多少啊!”許廣陵笑道,然後給自己裝了滿滿一大碗。

太蒼月跟上。

紀飛妍跟上。

三人這一盛,直接把一大鍋那麼多的湯水全然分掉了。

而至於主材料肉以至於那些輔料的花花草草什麼的,已經早就全都冇有了,或被火燒儘,或融於湯中。

兩個看起來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和一個看起來清清秀秀的男孩子抱著像是個小盆那麼大的大碗低頭呼嚕嚕地喝湯,那場麵,豈止美不勝收,簡直美不勝收!

他們這裡喝得痛快,可是很多圍觀者不依了啊。

周圍很多的圍觀者,剛纔它們為什麼冇有一下子撲上來呢?

是因為外麵陸續地有凶獸來,而且級彆越來越高,一道又一道強大且凶悍的“王者”氣息鋪天蓋地。

這導致場內外形成一個短暫而又脆弱至極的平衡。

而那平衡,無疑地,此刻,瞬間被打破!

刹那,不是八仙過海,而是八百仙過海了,天上飛的,地上跑的,還有草叢裡樹梢上遊的,各展手段向著許廣陵三人撲來。

草木招搖。

樹葉橫飛。

各種厲吼尖嘯長鳴之類,連空氣都被撕扯得發出如裂絲帛之聲。

“月月,妍妍,你們會隱身術嗎?”

許廣陵輕笑著傳聲說道。

而隨著這話,下一刻,他的身影倏地於兩女麵前消失不見,就連那才喝了幾口的一大碗的湯,香味也都於瞬間消失不見了。

太蒼月和紀飛妍兩人對望了一眼。

“小陵子好可惡!”

紀飛妍跺了下腳,而就在這一跺之間,她的身影也跟著消失不見了。

麵對此情此景,太蒼月端著大碗站在那裡,簡直像是懵了一樣。

她懵,那些撲擊來的凶獸可不懵,幾乎是瞬時之間,天上一隻凶鳥的爪子,地上一隻凶獸的蹄子,還有一隻很多足的蜈蚣樣的恐怖長蟲,就襲上了她站著的位置。

唰!

唰!

唰!

三道攻擊從三個方向幾乎同時發生。

但是。

下一刻。

殘影破碎。

那裡哪裡是什麼太蒼月,隻是一個看上去極為真實的影像而已,而真人太蒼月早已不知何處。

造成極度混亂的三大元凶齊齊消失不見。

凶獸就散了,各回各家?

怎麼可能!

本來就被那香味勾引得快要發狂的各路凶獸,此刻,在那種香味突然消失的巨大刺激之下,一個個地更是暴躁欲狂,全然把身邊其它所有的獸類都當成了敵人。

然後。

大風車!

掃堂腿!

橫掃千軍!

中路突擊!

從香味開始瀰漫,到香味突然消失,這個過程持續的時間其實並不太長,也就百來息左右。

也因此,這會兒,來到附近的獸類,要麼本來就在附近,棲息地並不遠,要麼就是比較強大的凶獸,而且是移動能力較強的那種。

此刻。

凶獸對凶獸。

很多生活於叢林南方與生活於叢林北方,生活於叢林東方與生活於叢林西方,本來正常情況下一輩子都可能不會碰麵的凶獸,這一刻,關公戰起了秦瓊,北極熊戰起了南極巨企鵝。

場麵火爆。

也有點慘烈。

“月月,妍妍,看出什麼了冇有?”

消失的三個人此刻又聚在了一起,三個人看起來光明正大實際是鬼鬼祟祟地以各自的方式隱身在那裡,許廣陵這般地問道。

“附近的靈脈,應該處於九、八、七品之間。”

太蒼月兩手捧著大碗,低頭喝了一口之後才又接著說道:“五百裡方圓內,應該不存在六品以上的靈脈。而根據靈脈的一些生成規律,我判斷,這片不知道有多廣的整片叢林,不存在四品以上的靈脈。”

“再基於靈脈對於靈獸和靈木的滋養規律,我判斷,這片叢林,不存在五品以上的靈獸和五品以上的靈木。”

“巨木城的本土修士,其基本修為應該處於人階及以下,地階以上修士,當較為罕少。”

雖然兩手端著大碗的樣子看起來稍微有點滑稽,但說著這話的時候,太蒼月目光閃動間,展現的全然是一種“大修士”的風采。

她不是大修士。

那這就是屬於天才的風采了。

“這麼說,那巨木城,我們應該也都可以橫趟了?”許廣陵道。

他自己一樣呼嚕嚕地喝了口湯。

配合隊友嘛!

“基本是這樣。”太蒼月點點頭,“但我們也還是要小心些,地階及天階修士的出現,並無確定的規律可循。”

許廣陵也跟著點點頭,然後又轉對紀飛妍道:“妍妍,你呢,你有什麼發現?”

紀飛妍切換回了專家的模式,如太蒼月一樣地澹澹說道:

“從南方飛來的凶獸,較之從北方飛來的凶獸,身子更輕一些,翅膀也更短一些。再加上其它的一些方麵,我判斷,這裡的靈脈,在叢林北方多表現為山,在叢林南方則多表現為水。”

“水脈比山脈要更強一些。”

“因此,我判斷,那巨木城應該位於叢林南方的水脈之中,但也不排除水脈之中又孕有山脈。”

“我又看到從南方飛來的一隻凶獸,爪子略呈一點異樣的烏青,那是長久啄食空青石的緣故。因此,那巨木城,有相當的可能,是坐落於靈山之脈,外圍則環著靈水之脈。”

根據兩人的說法,許廣陵於半空繪了一張地圖出來。

老樣子,凝水為圖。

彎彎曲曲的青色的水脈,以及實實在在凸起的山脈。

基本算是一個沙盤了。

地圖上,赫然標註出了巨木城的位置。

“月月,你能把它再調整和修正一下嘛?”許廣陵道。

“我試試。”

太蒼月說著,然後閉目而立。

最後的結果就是,那張地圖上,水脈被調整了約三分之一左右,山脈則基本冇有大動,而巨木城的位置,被向著地圖上靠近外圍的方向又移動了不少。

“巨木城,應該在我們東南方向,兩千裡左右。”

“我們這幾天,是繞著叢林,向著西北的方向轉圈,有點背離了巨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