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階中品玄水猿的妖丹和精血!”

王天龍微微一愣,很快反應過來,喜不自勝。

“玄水猿擁有山嶽巨猿血脈,跟它同宗同源,對它進階應該有用,過一段時間,它要是還無法晉入六階,你去庫房申請,每過一段時間,餵給鎮海猿一株三千年的玄水蓮,希望它能夠晉入六階。”

孫月嬌吩咐道。

她讀過家族族史,知道鎮海猿對王家的貢獻,也知道王長生等從下界飛昇的族人對鎮海猿的感情。

王天龍答應下來,當著孫月嬌的麵,把妖丹和精血餵給了鎮海猿。

鎮海猿服下妖丹和精血,興奮的拍打胸口,鼻孔噴氣,顯得十分興奮。

吼!

鎮海猿發出一聲響亮的咆哮聲,湖水炸裂開來,無數的靈魚化為一片血霧。

王天龍連忙安撫鎮海猿,過了好一會兒,鎮海猿才平複下來,昏睡過去。

六階中品玄水猿妖丹蘊含的妖力驚人,鎮海猿需要時間煉化。

孫月嬌叮囑了幾句,吹了一個口哨,七霞雀雙翅展開,一飛而起,消失在天邊。

王天龍將鎮海猿安置在一座水靈氣充沛的山穀之中,守在附近照看。

議事廳,王謨山、王宗浪、王青城、孫月嬌、王青烽和董雪璃正在開會,他們的麵色凝重。

“咱們有天魂真水,不過此物的數量並不多,拿來換太息神壤太虧了,一顆六階木妖晶核而已,大不了去其他地方找。”

董雪璃皺眉說道,太息神壤固然珍貴,可是對眼下的王家來說,天魂真水更加珍貴。

“我們跑一趟鎮海宮吧!樣子總是要做的,除此之外,還要孝敬一下趙師叔,希望飛昇派係能夠加大力度扶持我們家族。”

孫月嬌主動請纓,每過一段時間,他們都要去一趟鎮海宮,以物換物或者拜訪飛昇派係的合體修士。

這種事情,隻能他們去辦,孫月嬌的堂兄迎娶了楊慶龍的小弟子,這一層關係,其他人替代不了。

陳月穎不在鎮海宮,趙雲霄就是飛昇派係的首腦。

就在這時,王謨山取出一麵澹青色的傳訊盤,打入一道法訣,有些驚訝。

“鎮海宮的程道友和鄭道友過來了,說是奉了鎮海宮掌門的命令。”

王謨山沉聲道。

程振宇和鄭楠相繼晉入煉虛期,不過他們還是第一次到訪。

“我們跟他們見過,我們來招待他們吧!”

王青城主動請纓。

對此,其他人都冇有意見。

王謨山、王青城和孫月嬌留在議事廳,其他人退下了。

冇過多久,程振宇和鄭楠走了進來,他們滿臉笑意。

簡單寒暄幾句,程振宇問道:“王師兄和汪師姐不在?”

“爹孃閉關修煉,我們可以做主。”

王青城客氣的說道。

“也冇什麼事,宋師叔晉入合體期了,三十年後舉辦合體大典,派我們通知你們,還有一個好訊息,趙師叔調往這一片海域,劉師伯調回總壇。”

程振宇的語氣熱絡,宋玉蟬是靈體者,再加上掌門之女的身份,她的修煉速度很快,已經晉入合體期。

王青城和孫月嬌愣住了,宋玉蟬晉入合體期,對他們來說冇多大影響,可是趙雲霄調到這一片海域,劉青風調回總壇,那就不一樣了。

這樣一來,王家日後發展會順利很多,至少該得的利益不會少。

劉青風偏袒本土派係,這是必然。

“宋師叔晉入合體期很正常,不過好端端的,怎麼要將劉師伯調回總壇?”

王青城疑惑道。

“這我不知道,除了劉師伯,很多本土派係的長老都調離這一片海域,換上飛昇派係的長老,聽執事殿的方師兄說,高層做了利益交換吧!咱們飛昇派係在內陸的一些利益讓給本土派係,本土派係要讓出一些利益。”

程振宇解釋道。

“本土派係的勢力這些年越來越強,宋家有三十多位煉虛修士了,本土派係新扶持的司徒家已經有七位煉虛修士。”

鄭楠有些不滿的說道,本土派係的實力越強,飛昇派係的利益受損越大。

種族大戰,飛昇派係死傷多位合體,林天龍斬殺多位異族合體,兩個派係的力量失衡,本土派係碾壓飛昇派係,本土派係扶持的幾個修仙家族相繼發展壯大,特彆是宋家,有出現第二位合體修士的趨勢。

長此以往,本土派係會越來越強,飛昇派係會越來越弱。

程振宇想起什麼,說道:“對了,聽說龍家、李家都出現一位合體修士,實力越發強大了,聽說九焰門扶持的周家也有九位煉虛修士了。”

龍家和李家都是三家之一,底蘊深厚,兩家背後是萬靈門和玄青派支援,出現新的合體修士並不奇怪。

鎮海宮、萬靈門、玄青派、九焰門等大勢力扶持的修仙家族越來越強,鎮海宮本土派係扶持宋家隱約要超越李家。

“要是你們王家能夠出現一位合體修士,那就好了,我們飛昇派係也能有更多的話語權。”

程振宇感歎道,宋雲龍晉入合體期後,宋家有了很大的話語權。

“我們也希望,你們辛苦了,先好好休息吧!多在我們青蓮島住一段時間,我們有很多事情想要跟你們請教。”

王青城熱情的說道,程振宇和鄭楠從總壇趕來,肯定知道很多事情。

“那就打擾了,若是王師兄或者汪師姐方便,我們想見他們一麵。”

程振宇客氣的說道。

王青城答應下來,親自給他們安排住處,招呼他們住下。

······

飄雲島,鎮海宮總壇。

一座僻靜的青瓦小院,宋一鳴和宋玉蟬坐在一座青色石亭之中,品茶聊天。

“你總算晉入合體期了,很多事情就能辦了。”

宋一鳴感慨道。

“聽說林師兄要煉製七階傀儡獸?召集了五十多名六階煉器師?”

宋玉蟬有些好奇的說道。

鎮海宮的煉虛修士有三百多人,大都分佈在海島,少部分在內陸。

林天龍召集五十多名六階煉器師,這是鐵了心要煉製出七階傀儡獸。

宋一鳴點點頭,道:“確實如此,本土派係的力量越來越強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宗門要的是平衡,你以後多親近飛昇派係的人,特彆是王家,王家這些年發展很不錯,若是王家也有一位合體修士,才能跟宋家抗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