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繁體小說 >  帝霸 >   第4757章落幕

-

看到兩個美人,李七夜也不由露出了真誠的笑容,發自於內心的笑容,笑容難得燦爛,他笑著說道:“兩個美人兒,好久不見了。”

巨仙吞天,這隻是後世之人的稱謂罷了,眼前這兩個絕世美人,當然是李七夜的老熟人了。

她們就是當年吞魔宗主柳柔煙和聖泉宗主卓劍詩。

千百萬年過去,她們的風姿依然絕世無雙,依然是美麗無比,但是,與過往不同的是,她們身上,已經有了當年所冇有的無敵之姿,那種吞吐天下、睥睨萬古的實力遠遠不是當年所能相比也。

畢竟,當年她們就是絕世天才,得到了大造化之後,修練更是突飛猛進,成就了無雙的道行。

“公子風采依舊。”卓劍詩也是十分的籲噓感慨,千百萬年過去,時渴荏冉,不知道有多少人來去,也不知道更迭了多少的時代,最終,她們也冇有想到,竟然能再見李七夜。

“公子又是回來了。”柳柔煙眨了眨眼間,有著幾分的頑皮,又有幾分的魔魅,那種嫵媚的誘惑,無與倫比的性感,讓人為之怦然心動。

與雍容貴冑的卓劍詩相比起來,柳柔煙就是一個魔女,魅惑人心,絕對是一個禍國民的紅煙禍水。

在遙遠之處,不論是大教老祖,還是不世神王,他們遠遠地看著李七夜與柳如煙、卓劍詩她們在一起,連大氣都不敢喘。

巨仙吞天,那怕卓劍詩、柳柔煙的無上神威是懾人心魂,但是,在此時此刻,李七夜那樣的神態,任何人也都覺得理所當然。

此時李七夜的無敵,任何存在,在他麵前,那隻不過是普羅眾生罷了。

“砰——”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刹那之間,一個從天而降,重重地砸在了大地上,把大地砸出一個深坑來。

大家定眼一看,從天而降的人正是小女孩,也就是在此之前與羅乾天王、六道仙王打鬥的小璿。

“什麼——”看到小璿安然無恙,不少人為之抽了一口冷氣。

有不世神王不由失聲地說道:“難道羅乾天王、六道仙王遭受不測。”

這樣的猜測,讓人為之駭然,一個小女孩,如果真的把羅乾天王、六道仙王都斬了的話,那就實在是太恐怖了,讓天下任何人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

羅乾天王、六道仙王,這已經是人世間修士強者的極限了,如果他們都被斬殺的話,那麼,舉世之間,除了李七夜這樣的存在,還有誰會是這個小女孩的對手。

“冇有。”有古老無比的祖王一直都關注意這一戰,低聲地說道:“一戰初啟,最終羅乾天王、六道仙王退去。”

原來,在無上手套爆發之時,李七夜的無敵淩駕萬域之時,所有人都被鎮壓,那怕是相隔遙遠無比的領域疆土,都一樣被鎮壓。

在這樣的機會之時,羅乾天王、六道仙王都冇有與小璿再戰下去的意願,都趁著這樣的機會撤退。

最終,不論是羅乾天王、六道仙王都未曾護住神駿天、真仙少帝。

神駿天乃是自願一戰至死,而六道仙王,卻冇有拚命為真仙少帝護道之意。

對六道仙王這樣的存在而言,真仙少帝的性命,遠不如他自己珍貴,畢竟,真仙少帝敗勢已定,這一世已經不可能再為道君,所以,這樣的命途之中,真仙少帝已經不值得六道仙王這樣的存在拚儘自己的老命去救。

儘管小璿與羅乾天王、六道仙王一戰,並未分出勝負,而且,世人也難得一窺這一戰的具體情況,但是,對於任何一個修士強者而言。

一個小女孩,能獨戰羅乾天王、六道仙王,這樣的存在,舉世之間也是寥寥無幾,更彆說是一個小女孩了,這隻怕是世間獨一無二。

這樣的實力,何等的讓人為之震撼。

“無敵之輩窮出不儘嗎?”在這個時候,眨眼之間冒出了一個又一個無敵,震撼得人都說不出話來了。

在平日裡,羅乾天王這樣的存在已經足夠無敵了,而六道仙王更是千百萬年難得一出,然而,又讓誰能想得到的是,在羅乾天王、六道仙王齊出的情況之下,已經是無敵了,但是,冒出了一個小女孩,獨戰羅乾天王、六道仙王。

緊接著,巨仙吞天這樣的亙古存在,又突然之間出世,震駭天地。

然而,這些無敵之輩,還能說得過去,至少還在人世間無敵的巔峰,這樣的巔峰,世人還能想象的,這樣的巔峰,依然是在道君的界限之內。

但是,最終,李七夜無上手套一爆發的時候,所有的一切無敵,所有的一切巔峰,瞬間在所有人的常識之中灰飛煙滅。

在這瞬間,在此之前所認為的一切極限、一切無敵,在李七夜的一掌之下,那隻不過是枝末罷了,猶如是螻蟻塵埃。

這一次,所有人的常識都被打破了,在李七夜這樣的豐碑麵前,任何人都無法去跨越了,任何無雙之輩,在這個時候,都會覺得自己無比的渺小了。

所以,在這個時候,小璿也好,巨仙吞天也罷,不管這些曾經是多麼無敵之輩,此時此刻,在李七夜麵前,那也的的確確是渺小得很。

“是你們。”在這個時候,小璿歸來,她不由瞅了卓劍詩和柳柔煙一眼,神態頗不善之意。

卓劍詩含笑,但是,柳柔煙一聲嬌笑,神態有著無儘的嫵媚與風情,她嬌笑地說道:“喲,妹子,這麼凶巴巴乾什麼呢。”

柳柔煙的確是一個魔女,無與倫比的魅惑風情,的確是讓人為之不能自拔。

但是,小璿不吃這一套,目光犀利,當然,不論是卓劍詩還是柳柔煙,她們對於小璿的犀利,也不放在心上,畢竟,她們是同輩中人。

“我們走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轉身而行。

柳柔煙嬌笑了一聲,魅惑眾生的模樣,跟了上去,卓劍詩含笑,雍容無雙,跟著李七夜,而小璿頗為不爽柳柔煙和卓劍詩,冷哼了一聲,跟著李七夜。

在這個時候,算地道人、簡貨郎和黃金拳帝他們都回過神來,也跟了上去,但是,他們不敢靠近,隻能遠遠跟著。

那怕是黃金拳帝,那也是成名之輩,而且是開宗立派的存在了,放在人世間,也的確是可以睥睨天下的強者了。

但是,莫說去與李七夜相比,眼前的柳柔煙、卓劍詩、小璿她們三個人一站出來,黃金拳帝那也是變得弱小,就猶如是螢火之光,焉能與皓月爭輝。

至於簡貨郎、算地道人他們這樣的晚輩就更不用多說了,他們隻不過是螻蟻罷了,猶如是塵埃一般。

當李七夜他們遠去的時候,許多修士強者、大教老祖、不世神王、遠之古祖,他們這纔回過神來,他們在震撼之中久久纔回神。

這一戰,對他們所有人留下了一輩子無法磨滅的印象,甚至可以說,這一戰的結局,讓許多的修士強者、大教老祖在這一生中都被可怕的陰影所籠罩著。

就如大教老祖一般的存在,在平日裡,還能自負,畢竟,他們是淩駕於人世間無數修士強者之上,他們可謂是萬人之上的存在。

但是,經曆了這一戰之後,平日裡自負的他們,他們的信心、他們自以為的強大,都被打碎得一地都是,心裡麵被可所的陰影所籠罩著,他們知道自己渺小無比,甚至連螻蟻都算不上,所以,這讓許多大教老祖經曆這一戰之後,不由戰戰兢兢。

更嚴重的大教老祖,更是活著在這一戰之後的絕望之中,他們自認為自己的道行在未來能一路高歌猛進,未來必能登上巔峰,未來必能成就無敵。

但是,見過李七夜的無敵之後,他們才知道,以前他們自認為的無敵,是多麼的可笑,就像是螻蟻爭王一般,可笑至極。

這樣的絕望,讓不少大教老祖閉關不出,不再問人世間之事。

“是,是他——”在這個刹那之間,有古老無比的祖王一下子想到了一個傳說,一個已經湮冇於時間長河之中的傳說,一個禁忌一般的存在,一個不允許世人所提起的存在。

“是他,真的是他。”在這刹那之間,那怕是強大到無敵的祖王,都打了一個冷顫。

想到了這個傳說,在那遙遠無比的時代裡,在那無法追溯的紀元之中,那個陰影一直籠罩著這個世界。

不論是怎麼樣的存在,都逃不過他的陰影所籠罩,甚至是如古之大帝這樣的無敵,都難逃得過他的陰影。

傳說中的那個存在,雙翅張開,籠罩住九天十地,在那樣的時代,不管是多麼無敵的存在,與之為敵,最終都是灰飛煙滅。

“他歸來了。”在這個時候,在那遙遠的大墟之中,那怕是恐怖絕倫的古老,在這個時候,也知道李七夜了,他們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對於一些人而言,李七夜的歸來,絕對不是一件什麼好事,一定會讓人為之毛骨悚然,甚至有可能是招來滅頂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