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不管如何。

不管他再有多少的不甘。

江野最後的機會給過他了,便不會再給第二次機會!

砰!

一聲槍響,結束了陳利仁輝煌而又墜落的一生。

至死,陳利仁都再也冇了後悔的機會。

片刻後,屍體抬回來,秦霜檢查之後,擺手讓送下去:“人死債消,送回陳家吧!”

士-兵應聲,將這位白虎軍團曆史上,第一位被以叛國罪名槍斃的上將,送回了陳家。

“頭兒,A國方麵已經聯絡妥當。飛往A國的專機已經準備好,隨時可起飛。”秦霜飛快的說著,又看一眼自家頭兒不是很好的臉色,想了想,又馬上說道,“頭兒,我想跟你一起去A國。”

“你不必。”

江野沉聲,大步往外走,“我離開之後,秦中將負責軍中所有事務,你留下來配合他。”

“可還有宋天他們……”

江野腳步一頓,“留下。青山莊園需要加強戒備,大鐵與秀才……他們怕不是武皇的對手。”

武皇這隻黑老鼠,可真是處處都挖洞。

每一個也都挖得極深。

秦霜懂了:“知道了,頭兒……我主要負責青山莊園的安保工作。”

十幾個小時後,江野的專機落在了A國,新城機場。

蘇葉做為A國軍彆人員,親自去機場迎接:“您好,江先生。歡迎江先生對我A國進行友好訪問。我是A國內閣軍彆人員,蘇葉。”

蘇葉的態度放得極好,滿麵春風,平易近人。

江野點點頭,視線從蘇葉身上掠過,淡淡一聲:“嗯。”

邁開大步,越過蘇葉,已經走了出去。

“三爺……他怎麼可以這樣?”蘇葉身邊跟著的人,全部震驚了,氣得不行,說道,“擺什麼臭架子啊!到了我們A國,還敢給你臉色看?”

這人說的聲音過大,江野聽到了。

他腳步一頓,回身看向後麵的人。

蘇葉快步上前:“江先生也彆生氣。我手下的人性子直,也嘴快,江先生不必跟他一般見識。”

“唔,是這樣嗎?”風一眼睛一眯,“砰”的一腳踢過去,將剛剛那名嘴賤的人踹在地上。

不等蘇葉發怒,江野抱歉的說道:“蘇先生也彆生氣。我手下的人性子直,好衝動,蘇先生不必跟他一般見識。”

蘇葉:!!!

這話好他媽耳熟!

氣得不行,但也冇辦法,眼睜睜看著江野一行人就這麼離開了,剛剛被踹開的那人,從地上爬起來,捂著被踹疼的腰,說道,“三爺,這哪裡是什麼友好訪問,這明顯是來找麻煩的。”

蘇葉何嘗不知道這事?

“把你們手邊的事情,都給我停下!江野此人,來者不善。顧北風是他看中的女人……”蘇葉說道,陰沉的眸底閃過狠勁,“還有,去一趟蘇家,告訴他們,尾巴都給我夾緊點!再招惹麻煩,我也護不住他們!”

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招惹顧北風這種人,他們是想死麼?

從機場出去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鐘。

江野上車便走。

蘇葉才走出去,就被一群不知道從哪裡衝出來的乞丐圍了……蘇葉一驚,頓時大叫:“有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