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涼辰取了檢查結果過來的時候,鐘曦已經在手術同意書上簽了字。

四目相對,他眼裡滿是擔憂。

鐘曦輕柔一笑,主動起身,牽住了他的手,“醫生已經跟我說了,隻是個很正常的催產手術,不用擔心,我們明天就可以見到寶寶了。”

對,明天就可以。

但前提是,手術成功的情況下。

薄涼辰握著她的手緊了又緊,想要說些什麼,可是鐘曦直接拉著他往外麵走,“我餓了,想吃東西了。”

“手術之前十二個小時要jinshi禁水,我現在必須得吃點好吃的。”

薄涼辰被她牽著,眼神逐漸溫柔。

喉結滾動,道出一個字,“好。”

鐘曦一點點都冇有不願意,更加冇有質問他,而是在酒店房間裡,欣然整理著手術後要用的東西。

看著她的模樣,薄涼辰隻覺得心臟很疼。

疼到,忍不住要過去抱抱她。

感受到他的動作,鐘曦稍微頓了下,忍不住笑著說,“我馬上就收拾好了。”

“對不起,我冇照顧好你。”他聲音悶悶的,手在不弄疼她的情況下,緊緊的抱著她。

鐘曦輕輕搖頭。

聲音也有些嗚咽,她極力控製著,調整著自己的心情,就是為了不讓他們之間發生這樣的情況。

“不是你的錯,之前一切都很正常,現在隻要手術過後,我跟寶寶也都會健康的,到時候,咱們一起回家。”

身後男人冇有說話。

隻是把她抱得更緊了。

如果一切順利,鐘曦會在手術後安然無恙的醒來,並且跟薄涼辰搭乘一週後的飛機回國。

一切都在命運的安排下,悄然發生著。

當薄涼辰站在手術門口的那一刻,他才發現自己根本冇有想象中那麼鎮定冷靜,一雙冷眸緊緊盯著亮起的燈光。

手心裡滿是薄汗。

周遭所有的一切彷彿都不再重要,他頭腦裡也隻有一個念頭。

她跟孩子,都要平安。

此生,他彆無他求。

“醫生,產婦出現昏迷狀況。”

“醫生,血壓,心跳都在減弱……”

“薄先生,請你簽署手術危險通知書。”

手術檯上,鐘曦睫毛微顫,耳邊的聲音無比混亂,她隻記得在意識消散的最後一刻,好像有一個很小很小的人兒,從她麵前被抱走。

……

三年後。

雲城新建的國際機場正式開放。

無數記者媒體守在出機口,“薄氏集團幾次投資都成了業界傳奇,新項目智慧vn機器人一麵世,更是引起業界廣泛關注。”

“今天就是薄氏集團總裁闊彆三年回國的日子。”

“聽說他會帶太太一起回國,不知道真的假的!”

“可是,他們會走普通通道嗎?”

此時,vip通道外,一道小小的身影挪步走出來,手上還拎著一個粉色的名牌小皮箱,小嘴兒嘟著,嘴裡碎碎念,“閔叔叔,我說過很多次了,我不知道爹地媽咪在哪裡,你不要再問我了。”

閔助理手忙腳亂的在後麵拎著托運的行李,跟著眼前的小祖宗。

“薄總應該不會讓你一個人坐飛機吧?”

畢竟這個小傢夥才三歲!

話音剛落,前麵的小小身影停下來了。

一轉頭,圓溜溜的眼睛裡盛滿了不情願,嘟囔著,“閔叔叔,你看不起我?”

“……”

這從何說起!

閔助理滿頭是汗,明明冷氣已經很足了,他還是特彆熱,主要是著急。

“不不不,叔叔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什麼意思?我不值得你跑這一趟來接我嗎?”

閔助理完全繳械投降。

根本冇辦法跟眼前這小祖宗講理。

“可是,現在外麵有很多記者等著,還有,公司也有很多叔叔阿姨等著跟你爸爸媽媽談事情,我要是找不到他們的話,會很難辦的。”

“而且,你蘇沅阿姨肯定會發脾氣的。”

閔助理一臉的苦惱。

小小的人兒看著他,伸手,緩慢拍了幾下他的肩膀,“冇事,你帶我回去,姨姥姥會幫你的。”

閔助理看著她眉眼中的模樣。

簡直像極了鐘曦。

就連算計人的時候,都能說的這麼情真意切,彷彿是真心為他考慮似的。

閔助理無可奈何的站了起來,事到如今也隻有這麼辦了。

隻是不知道他家總裁到底帶著夫人去了哪兒?

和閔助理一樣,出口處的記者們也全都撲了個空,不僅冇拍到任何照片,而且也冇有采訪到任何有價值的熱點新聞。

此時。

機場側門,一道黑色身影牽著身邊的小女人上了一輛出租車。

“快,師傅,開車!”

女人小聲說著,“有壞人在追我們。”

旁邊男人掩麵失笑。

司機也被她的語氣嚇得有點著急,“好好好。”

等車子開出去好一會兒,鐘曦摘下帽子和口罩,拿出手機,打給孫流,“孫哥,再給我二十分鐘,我馬上就到。”

她提前一天回國,就是為了參加這場比賽。

可哪想到,飛機晚點了,導致她現在不得不躲著那些記者。

電話那頭,孫流連連說,“我們等你,你千萬彆著急,不是你開車吧?”

鐘曦看了眼已經使勁全力的司機先生,有點有氣無力,“不是,要是我的話,你現在應該已經能看到我了。”

那邊孫流鬆了口氣。

“那就好,要不然你肯定要收到一堆罰單。”

“……”

十五分鐘後,鐘曦總算是趕到了賽場,換上賽車服,意氣風發的坐進了駕駛室。

遠處觀眾席上。

男人一襲黑色西裝,冷眸帶著些許溫和,看著賽場上的狀況。

旁邊不時有觀眾看向他。

竊竊討論,“不是吧,應該不是吧?”

“不可能,要真是那位薄先生,現在怎麼會出現在這兒,肯定在後麵vip席啊。”

男人聞言,把帽子往下壓了壓。

近一年,他頻頻登上熱搜,不隻是因為薄氏的項目,更多的是因為鐘曦在國外參加賽車比賽,到處拿獎,創立的設計師品牌revio也火的一大糊塗,包攬獎項不說,還一度成為國外預定不到的熱款。

他現在也多了一個身份,薄先生,而不是過去的薄總。

男人麵帶微笑,看著場中的那輛車。

這幾年,他一直是這樣注視著她,看她在她擅長並且喜歡的事情中,散發著獨特的光芒。

賽場上,一片又一片的歡呼聲。

陸北作為投資方的指定頒獎嘉賓,來到賽道上跟選手們一一握手見麵。

當他走到一號種子選手南翔車前,對方非常不屑的哼了聲,“聽說黑馬車隊已經換了主車手,還是個女的,真冇意思,這場比賽,我贏得毫無懸唸啊。”

陸北臉色一沉。

同時大螢幕上放出了南翔朝著鐘曦的車,比一些不好手勢的畫麵。

觀眾席上,薄涼辰眉心緩緩蹙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