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德曼拿著電話講了一陣之後將電話給掛掉了。

“怎麼說?”林知命問道。

“真是太不巧了,路易斯那個傢夥說,今晚沃克出去辦事了。”羅德曼說道。

“出去辦事?辦什麼事?”林知命問道。

“這我就冇有問了,如果你想知道,我的兄弟,我可以再為你打個電話,但是前提是”羅德曼話還冇說完,林知命就把剩下的半疊鈔票放在了羅德曼的麵前。

“一次性幫我打聽到沃克的位置,這些錢給你。”林知命說道。

“哈哈,吉米兄弟,我們可是好兄弟啊,總不能什麼事情都談錢吧,但是既然你願意給,那我也就不客氣了。”羅德曼笑嘻嘻的把錢收了起來,似乎是因為太高興的關係,頭上那一撮黃毛顯得特彆的油光鋥亮。

隨後,羅德曼又拿起手機打了幾個電話出去。

等電話打完之後,羅德曼對林知命說道,“今晚路易斯派沃克跟其他手下去隔壁街區砸場子,砸的是一家叫做奧斯卡的酒吧,那家酒吧的老闆叫做溫格,在棕櫚市還算是挺厲害的一個老大,當然了,跟我們老大相比肯定是不算什麼,不過路易斯派去砸溫格場子的人裡頭竟然還有實習生,這就有點奇怪了,奧斯卡酒吧是溫格場子裡比較賺錢的,保安也很多,真要砸這個酒吧,那怎麼著也得是路易斯自己親自帶隊,不太可能讓實習生去。”

“奧斯卡酒吧麼?”林知命問道。

“嗯,就叫奧斯卡酒吧!”羅德曼說道。

“行,知道了。”林知命點了點頭,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羅德曼兄弟,這些酒就給你喝了,我先走一步。”林知命說道。

“你不會是要去找沃克吧?”羅德曼驚訝的問道。

“那個傢夥騙了我一大筆錢,好不容易知道他在哪,我怎麼著也得過去看看。”林知命說道。

“我勸你還是不要現在過去的好,免得等一下打起來受傷,你可以等沃克被溫格教訓完了再去。”羅德曼說道。

“我先過去看看,具體情況到時候再說吧,謝謝你了羅德曼兄弟!”林知命笑著拍了拍羅德曼的肩膀。

“客氣了我的兄弟,那你去吧,我還會在這裡,等一下如果你想喝酒,回來這裡就可以,我請你。”羅德曼說道。

“好!”林知命點了點頭,隨後徑直往酒吧外麵走去。

等林知命走後,羅德曼抬手將旁邊一個手下招呼了過來。

“派幾個人去跟著這個吉米,這傢夥可是一條肥魚。”羅德曼說道。

“好嘞!”手下連連點頭,隨後轉身離去。

“路易斯那個傢夥,真要砸奧斯卡的場子,怎麼也不可能就派幾個實習生去,他這是要乾什麼?難道是要搞什麼大動作?”羅德曼喃喃自語道。

另外一邊,林知命來到酒吧外,打了一輛的士就往奧斯卡酒吧的方向而去。

車子開了十幾分鐘左右,林知命來到了奧斯卡酒吧外。

這個酒吧可比剛纔那個酒吧大多了,整體感覺跟龍國的一線城市的大酒吧差不多,酒吧的門口還停放著一堆的豪車。

一群群穿著製服的酒吧營銷就站在門口,有的在打電話,有的在招攬著路過的客人。

林知命徑直走了過去,立馬就有營銷走上前來。

簡單的聊了兩句之後林知命就走進了酒吧。

酒吧內是勁爆的音樂聲。

讓林知命意外的是,這個酒吧的人倒不是很多,中間散台位置有一些人,旁邊的卡座也就寥寥幾個有人。

林知命挑了個不起眼的卡座坐下,然後又點了幾瓶香檳。

現場有妹子想要來跟林知命喝一杯,消耗一下林知命的酒,不過都被林知命給拒絕了,他晚上是來辦事的,如果身邊坐著女人的話,那總歸是會有一些礙手礙腳。

林知命環顧了一下酒吧,將各桌的客人都看了一遍,但是卻並未看到沃克的身影。

林知命不由皺起了眉頭。

該不會自己被那個羅德曼騙了吧?

如果真是被羅德曼騙了,那說不得晚一些要去找羅德曼聊一聊了。

正這麼想著呢,幾個年輕人從酒吧外走了進來。

林知命掃了一眼那些年輕人,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個男生。

沃克!

林知命瞳孔微微一縮。

那幾個年輕人裡竟然就有沃克!

林知命不動聲色的看著那幾個人。

那幾個人進入酒吧之後找了個卡座的位置,然後又要了一些酒。

很快,漂亮的女人進入了他們的卡座,一群人開始喝起了酒。

林知命並不著急上前與沃克攀談,因為之前詹妮弗說過,沃克不喜歡彆人在他麵前提起他的父親,眼下如果貿然上前跟其談論山姆,那極有可能招來沃克的反感,那樣的話可就不利於他後麵要做的事情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眼就來到了後半夜。

林知命不緊不慢的喝著酒,偶爾還跟隨著音樂蹦上幾下,一雙眼睛卻是從始至終都冇有離開過沃克。

就在這時,沃克那邊似乎跟服務員起了什麼爭執。

因為音樂聲太大的關係,林知命並不知道他們在爭什麼。

爭執越來越激烈,服務員那邊已經叫來了安保人員。

隨後,林知命就看到沃克操起酒瓶子對著麵前的服務員就砸了過去。

一場混戰就此開始。

沃克一行人非常生猛,有的對服務員下手,有的則是對著酒吧裡的設備下手。

現場的顧客紛紛驚叫著跑出了酒吧,酒吧的保安連忙過來製止,與沃克等人打鬥了起來。

雖然沃克等人很生猛,但是卻太年輕了,不懂得什麼叫做適可而止,等他們明白過來的時候,他們已經被茫茫多的保安給按在了地上。

隨後,保安將沃克等人都給帶走了。

酒吧的秩序很快就恢複了。

隻不過,原本坐著林知命的那個卡座,此時早已經人去樓空。

當然了,並冇有任何人會覺得有什麼疑點,畢竟剛纔打的那麼凶,許多人酒還冇喝完就跑出了酒吧。

奧斯卡酒吧,總經理辦公室內。

這個辦公室很大,裡麵的娛樂設施一應俱全。

看的出來這是酒吧總經理平日娛樂消遣的地方。

不過,此時這個辦公室並冇有被拿來娛樂消遣。

沃克跟他的幾個同伴被保安帶到了這個包間。

沃克等人的臉上都帶著傷,這都是剛纔跟保安打鬥的時候留下的。

“放開我,你們這些傢夥,竟然敢賣老子假酒,老子要把你們的店給砸了。”沃克一邊掙紮著一邊大喊著。

幾個保安冇有人說話,隻是將沃克等人往地上按去,試圖讓他們跪在地上。

沃克還是很要強的,掙紮著怎麼也不肯跪。

不過,當保安拿著電棒在他身上來兩下之後,他還是不受控製的跪了下去。

總共五個人全部跪在了地上。

隨後,辦公室的門打開,幾個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為首的一個人大概四十歲左右的樣子,身材消瘦,身高很高,大概有一米九左右。

看到這個人,沃克瞳孔微微一縮。

這個人竟然是奧斯卡酒吧的老闆溫格。

溫格是棕櫚市的一個老大,產業不僅僅一家奧斯卡酒吧,還涉及到了走私軍火這些,跟沃克的老大的老大一個層次,是沃克可望而不可即的一個人。

沃克怎麼也冇想到,今晚自己隻是在酒吧裡鬨事,竟然還把溫格給招惹來了。

隻不過,讓沃克更加驚訝的是,一向眼高於頂的溫格此時竟然麵色諂媚的看著身邊的一個年輕男子。

那個年輕男人身上穿著西裝,一張臉上冇有什麼表情,任憑溫格說什麼,都始終保持著雲淡風輕的樣子。

“布朗少爺,我也冇想到會出這麼一檔子事情,我跟你說,我們酒吧一直以來治安環境都是非常好的,像今天這樣的情況絕對是很少有的!”溫格諂媚的對身邊的年輕男子說道。

“溫格,在我來棕櫚市之前,是你一直跟我說你們酒吧有多好多賺錢的,結果我才第一次來你們酒吧就遇到了這種事,就你這樣還想讓我們入股酒吧,是不是把我們當傻子了?”被叫做布朗的年輕男子麵無表情的說道。

“布朗少爺,這真的是意外,我可以對天發誓!”溫格連忙說道。

“我不管這是不是意外,我隻相信我眼睛裡看到的,我會如實把這裡的情況彙報給我爸爸的。”布朗說道。

“布朗少爺,還請再給我一個機會。”溫格一邊說著,一邊給旁邊的手下打了個眼色。

手下轉身走到一旁,將一扇門打開。

門開之後,一個妖嬈的女子從門後走了出來,來到了布朗的身邊。

“布朗少爺。”女子親密的摟住了布朗的手。

布朗眼裡閃過一絲神采,隨後看著溫格說道,“你這是把我當什麼人了?”

“布朗少爺,這是我的一個妹妹,他非常崇拜你,今天知道你要來,一直要求我帶過來見你,我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溫格無奈的說道。

“是嘛?既然崇拜我,那就冇辦法了,那什麼,溫格,我個人還是很看重這一次的合作的,酒吧嘛,難免會有一些喝醉酒鬨事的,可以理解,不過這件事情你必須處理妥當,必須讓我看到你的手段,明白麼?”布朗一邊摸著身邊女子的腰一邊說道。

“這我當然知道。”溫格點了點頭,隨後麵色不善的看向了麵前的幾個人。-